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汉高祖刘邦天生就是龙种

2019/10/13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汉高祖刘邦天生就是龙种按照司马迁老先生的说法,刘邦天生就是“龙种”。司马迁老先生在《史记》中记载道:“父曰太公,母曰刘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汉高祖刘邦天生就是龙种

按照司马迁老先生的说法,刘邦天生就是“龙种”。司马迁老先生在《史记》中记载道:“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什么意思呢?稍微演义一下哈:

话说战国末年某天中午,艳阳高照,本是一派大好天气。江苏沛县丰邑镇中阳村村民刘太公刘煓和他老婆刘媪正在村头湖泽旁边的田地里干农活。干着干着,刘媪突然对丈夫说:“我怎么感觉那么困呢?”刘煓没好气地说:“刚干一会活就又想偷懒,我不是经常给你讲勤俭持家的道理吗?不好好干活哪有饭吃?两个孩子谁养活?”

络配图

刘媪没精打采地分辩道:“这次真不是偷懒,我真的很困,以前从没这样过呀?”看到妻子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刘煓知道妻子是真困了,只好说:“那你到地头的树荫下睡一会去吧。”刘媪就走到地头湖边,找到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下躺了下来。抬眼望去,坡下的湖泽波光粼粼,水天一色,涟摇波动,云蒸气绕,好一派壮阔的景观。

刘媪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湖光一暗,波浪翻滚,从湖水正中蓦地跃出一个人面蛇身、遍体赤色的怪物来,踏波逐浪,直朝自己飞奔而来,刘媪在湖坡之上顿时吓得面无人色,瘫倒在地。正在惶恐哆嗦,那怪物已来到面前,却原来是一个红面虬髯的高大汉子。

汉子说:“夫人不必惊慌,我是天神赤帝,与你们刘家有几百年的渊缘,现在天帝特派我与你交合,送你们刘家一息龙脉,成就你们刘家四百年的江山。”刘媪吓得目瞪口呆,早已眩晕过去,哪还听见汉子说些什么?那汉子也不管这么多,只管与刘媪宽衣解带,俯身就体,在湖坡之上强行与刘媪成却了好事。

再说刘媪去地头午休之时,丈夫刘煓一边干着农活,一边闷闷不乐的想着家里的柴米油盐之类的烦心事。突然间天色大变,朗朗晴空一下子变得浓云遮天,漆黑如夜,一瞬间又变得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刘煓不由得跺脚大骂这鬼天气:家里还有晾晒在外面的东西没收呢,这天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说变就变了呢?

络配图

刘煓连忙大声呼唤老婆,想叫醒她赶快一起回家收拾东西,但连唤了几声。也不见答应。刘煓一边嘴里骂骂咧咧:这懒婆娘,难道睡死过去了?打雷下雨都惊不醒她。看我过去不好好修理修理她!一边往刘媪睡觉的树荫下走去。

突然,只听天空咔嚓一声巨响,随着震耳的雷声,一道耀眼的红光在天边一闪,化作一条火龙直冲刘媪睡觉的方向而去。刘煓不由大吃一惊:“不好!大树要着火了!可别把我那婆娘给烧死了呀!”,急忙加快步伐往前飞奔。来到近前一看,只见老婆还正在树下酣睡,一条赤色蟒蛇正附在她身上缠绕翻滚。

刘煓吓得大叫了一声,双腿一软,眼前一黑,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怎么了?怎么了?”老婆的叫声在耳边传来,刘煓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见老婆已经从草地上坐起,正瞪着一双惊疑的眼睛望着自己。刘煓仍是惊魂未定地说:“蛇!蛇!”

刘媪被惊了美梦,心里老大不高兴。责怪丈夫道:“哪有什么蛇呀?我正做美梦呢

,你瞧你,一惊一乍的,都吓死我了。”刘煓睁眼仔细一看,确实不见了蛇的踪影,难道是自己刚才看花眼了?于是就把刚才的经历讲了讲。刘媪一听,扑哧一声笑了:“你真会编故事,想让我起来干活就直接叫我好了,干嘛要拐弯抹角的编瞎话骗我?就是编瞎话你也要编的像一点,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响晴白日的,哪来的什么雷电暴雨呀?真是气死我了。”

刘煓眨了眨眼睛,确实已经是响晴白日,大好气象,哪还有刚才暴雨来临前的风狂云浓?自己刚才不会是也在做梦吧?伸手拧了拧自己的大腿,感觉很疼,不像是在做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刘煓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挠了挠头皮,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络配图

正在疑惑间,老婆那边说话了:“你也别说,刚才我也做了一个有关蛇的梦。”随后就把梦中的情景大致跟丈夫说了一下,当然与蛇交合的春梦是没法说的。只说到怪物扑到自己身上就了事了。刘煓一听就又来劲了:“我就说刚才我看见蛇了你还不信,你说咱俩做的梦怎么就那么一样一样的呢?”

刘媪娇嗔道:“你刚才好好的在地里干活,做的是鬼梦呀!尽拿话忽悠人!”刘煓说:“可我咋会和你一样一样地见到蛇了呢?不是做梦难道是真的?”刘媪道:“见你个头!做你个头!真你个头!快下地干活去吧!”没过多久,刘媪竟然发现自己又怀上了身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产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汉高祖刘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都附近有什么妇科医院
广州哪家医院能治早泄
云南白癜风医院呢
上海治疗妇科病炎症医院
陕西的妇科妇科医院是哪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