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腾讯互娱调整内因移动游戏焦虑症iyiou.com

2019/03/11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腾讯互娱调整内因:移动游戏焦虑症10月9日,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公布了一份关于内部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的计划。原八大工作室琳琅

腾讯互娱调整内因:移动游戏焦虑症

10月9日,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公布了一份关于内部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的计划。

原八大工作室琳琅天上、天美艺游、卧龙、量子、光速、魔方、北极光和五彩石重组为20个工作室,隶分别隶属天美,光子,魔方,北极光四个工作室群,姚晓光、陈宇、夏琳、孙宏宇分任工作室群总裁,同时撤销五彩石工作室群。

游戏行业格局变化加快,腾讯调整已成必然

在2013年8月腾讯移动游戏平台上线之前,五彩石工作室曾是腾讯的移动游戏产品研发与运营部门,其前身是腾讯无线的游戏部门。实际上,从今年初就有传出腾讯互娱内部要调整的消息,而上个月腾讯五彩石工作室负责人郭永的离职申请有人猜测可能是近一段时间腾讯互娱内部调整有关。

在手游媒体游戏陀螺整理的近一年多来腾讯互娱相关的几次调整变化来看,腾讯互娱可谓动作动作频频。腾讯COO、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任宇昕在内部信称这是继08年建立工作室制度后,又一次大规模调整,体现了腾讯对当下和未来游戏行业格局变化的思考,也是互娱迎接未来更大发展的一个准备。下文为腾讯互娱近年发展的一个历程。

2013年5月18日,腾讯正式宣布,为顺应用户需求以及推动业务发展,将进行公司组织架构调整。采用事业群制,重点布局六大业务。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成立;

2013年8月,腾讯移动游戏平台上线;

2013年前后,腾讯进行了一次业务线调整,将移动事业群(MIG)旗下与游戏相关的团队并入互动娱乐事业群(IEG);

2014年4月16日,UP2014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腾讯互动娱乐首次作为品牌主体,系统发布了全新的泛娱乐战略,立足腾讯文学、腾讯动漫、腾讯游戏三大实体业务平台做平行发布,标志着腾讯互娱元年正式开启;

2014年5月6日,腾讯发出内部邮件,并对外宣布,成立事业群,至此,腾讯内部拥有七个事业群组,分别为WXG(事业群)、SNG(社交络事业群)、CDG(企业发展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MIG(移动互联事业群)、OMG(络媒体事业群)和TEG(技术工程事业群);

2014年9月17日,腾讯互娱明星IP电影计划正式发布,成立以优质IP为核心的影视业务平台腾讯电影+。标志着腾讯互娱继游戏、动漫和文学后,正式布局电影业务;

2014年10月9日,腾讯互娱自研部门架构调整,工作室从8变成20个。

面对移动游戏的迅速崛起,即使腾讯这样背靠、手Q、应用宝三大分发渠道的巨头也显得有点焦虑。腾讯游戏不复端游时代的一骑绝尘,在移动游戏领域腾讯游戏无法高枕无忧。所以我们看到腾讯游戏推出《全民英雄》、《全民水浒》在重度卡牌手游与《我叫MTonline》竞争中的一败涂地后,不得不低下它高贵的头颅,签下了《我可预料但往往出乎意料叫MT2》。这是市场给腾讯游戏新的考验,也是时代给其他游戏公司重新打破格局的机会。面对这样恶劣的环境,腾讯必须要不断的作出内部的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

《刀塔传奇》是腾讯游戏心中永远的痛

《刀塔传奇》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席卷了整个卡牌游戏市场,但做出《刀塔传奇》的王信文一年多以前还只是腾讯游戏内部的一颗螺丝钉。为什么在离开腾讯游戏后,他反而能做出更成功的游戏了?腾讯的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中或许已经给出了答案。

值得注意是Studio管理委员会已被撤销,取而代之的是成立自研战略委员会。腾讯互娱的Studio管理委员会可谓是腾讯游戏近几年在自主研发上缺乏建树的诱因。在这之前,腾讯的每个工作室虽然都可以自己策划游戏,但是必须要向Studio管理委员会提交立项申请,并在通过阶段评审后才能向下进行。虽然Studio管理委员会不会事无巨细的参与整个项目,但这无疑仍然很大的制约了工作室的自主发展空间。

扁平化之后,腾讯游戏也难形成有效管理

在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中,虽然Studio管理委员会已被取消,但腾讯互娱的内部邮件中却显示,自研战略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作为自研体系统筹管理朋友、共商发展的机构,负责指导工作室群的战略发展,帮助工作室群协调资源,并对重大业务及管理事项进行决策,促进自研体系长远发展。

如果去掉华丽的公关辞藻,新成立的自研战略委员会与他的前任究竟有何区别?这也许只有腾讯自己能够说得清楚了。或许腾讯的目的真的如邮件中所说的那样:让组织层面更扁平化,让人才管理更加高效。Studio管理委员会的取消确实有效地减少从决策层到执行层中间的管理层级,提高效率。

可是游戏行业是员工流动性大的行业之一,更何况现在手游行业充满着投机的资本,很多游戏公司的团队执行层只要出去创业,根本就不缺钱投资。手游的爆发,使得大公司的团队稳定性越来越难以保障,更何况腾讯还有一个王信文这样的标杆存在。这也就意味着决策层可能要面对的是多个经常出现人事变化的执行层,这样可以有效管理么?

我想答案也许会是否定的,没有人愿意给企业打一辈子工,只要这些工作室仍然隶属于腾讯,他们做出再的游戏,也不会比他们自己出来做一款游戏更有成就感。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腾讯人离职创业,他们中成功者不在少数。或许,现在的腾讯应该去学习的是金山和西山居,让团队自己给自己打工,却公司又不丧失控制权。

2015年香港智慧物流B轮企业
2018年东莞生鲜食品上市后企业
磁共振成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