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陆承屹叶黎笙小说纪录

2020/09/16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陆承屹叶黎笙小说陆承屹叶黎笙是小说《也许是今生的缘》中的主人公,由作者贝黎苏创作 ,主要讲述了:叶黎笙不知道一个人究竟有多狠才可以对自己

陆承屹叶黎笙小说 陆承屹叶黎笙是小说《也许是今生的缘》中的主人公,由作者贝黎苏创作 ,主要讲述了:叶黎笙不知道一个人究竟有多狠才可以对自己的结发妻子这样侮辱讥讽,还任由别的女人骑在她叶黎笙的头上,但今天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叶黎笙都可以不在乎,可看着陆承屹想要反悔的模样,叶黎笙畏惧了,她现在就剩下陆承屹这一个希望了,如果陆承屹也要耍自己不给她钱的话,那叶黎笙真的想不到还可以找谁帮忙了,既然如此她也叶黎笙是否是不能自己挣钱的......

>>>《也许是今生的缘》在线阅读 <<<

《也许是今生的缘》第8章 哦?我答应过你甚么?

喧嚣了一天的城市逐步沉寂下来,而肆意挥洒的风雪却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味。

华灯初上时分,叶黎笙终究望见了那伫立在这座城市的复式别墅。

散发着幽幽光芒的“鼎尚公馆”4字,像是沙漠里出现的绿洲,给筋疲力竭的她带来无限希望。

叶黎笙扯了扯已冻僵的唇角,拖着犹如灌了铅的双腿往前行。

快了!她已看到鼎尚的大门了!

1扇紧闭着的巨大黑色雕花大门在矗立在眼前,她想去拿自己的手机给陆承屹打电话,才猛然想起,手机在羽绒服的口袋里,而那件衣服,她脱下来给了秦衍。

一道大门,像是隔绝了她与他的整个世界。

可是,她是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弟弟等不起了!

叶黎笙拍着大门,嗓音沙哑:“陆承屹,我到了,你快出来!”

城堡般的公馆只有园林景观灯等散发着幽邃昏黄的光线,照在地面折射出晶莹的光芒。

有风雪呛进喉咙,她轻咳两声,拔高声音:“陆承屹!”

“叶小姐?”

管家撑着黑胶伞从暗处走来,语气当中难掩惊讶。

叶黎笙抱着双臂搓了搓,而后快速抓住铁门上的栏杆,舔了舔发干的唇瓣:“我要找陆承屹。”

管家难堪:“这……”

“呵!不长眼的女人!你当这扇门是什么阿猫阿狗随意就能进的吗?”

女人清冷的声音传来,叶黎笙抬眸一眼便望见了楼上落地窗前的女人,她站在光明里俯瞰着夜色中的自己,身上穿着性感的睡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宋蔓蔓。

叶黎笙双眸微眯,她深吸一口冷气,对着打开的窗子嘶声力竭喊道:“陆承屹!你要求的我都做到了!”

但是回应她的是女人咯咯的娇笑声:“承屹在洗澡呢?你找他做甚么?”

叶黎笙心口一滞,指甲掐入掌心,已结痂的伤口再次渗出血珠。

她不能和宋蔓蔓再起冲突,不然陆承屹指不定会变卦!

叶黎笙压了压眼睑:“我找他有事,麻烦宋小姐喊他一声。”

“有事?一个女人趁天黑找男人能有什么事?”

她的话带着羞辱的意味,叶黎笙终是没忍住,扯了扯唇角,反问:“宋小姐是在说自己吗?”

“你……”

宋蔓蔓气的说不出话,指着叶黎笙的手指颤了颤。

这个女人竟然敢讽刺她!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替身,居然也敢跟她叫板!

“蔓蔓,你要记得,不与傻子论长短。”

男人颀长的身影出现在窗口,犹如俯瞰众生的神袛,带着无声的压迫。

“承屹……”

女人娇羞委屈的倚在男人怀里,明明相隔甚远,叶黎笙照旧能看得清男人唇角柔软的弧度,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暖柔情。

他说,她是傻子。

在他眼里,是不是是她的行动像极了一个傻子?

傻子也罢,疯子也好。

不管他怎么看自己,她都必须求他借钱!

叶黎笙由于失血过量,加上在风雪里呆了太久,全部人头重脚轻,她的嗓子干涩至极,声音也刺耳许多:“陆承屹,你答应过我的,我走到这里,你借钱给我!”

宋蔓蔓双手牢牢环着男人精瘦的腰身,声音娇媚动听,与叶黎笙难以入耳的嗓音构成了鲜明的比较:“承屹,这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竟然敢找你借钱?”

男人俯视着夜色下冻得瑟瑟发抖的叶黎笙,漫不经心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怎么?吃醋了?”

无关紧要的人。

说得真好!

叶黎笙打破了两人的温情脉脉,腔调哀伤里带着低微的乞求:“陆承屹,你要我走来,我做到了!希望你说话算数!”

女人凄凉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着,吓得宋蔓蔓打了一个冷颤。

男人本来黝黑如墨的眼珠更加深不可测了几分。

宋蔓蔓眸光微闪,摸索着道:“承屹,她为什么要找你借钱?你答应她什么了?”

男人好看的眼珠眯起来,低沉动听的声音如陈年美酒醇厚:“蔓蔓想知道?那你叫她进来,问问她?”

宋蔓蔓认出了叶黎笙就是自己的小替身,这个女人因为一件羽绒服就敢给她脸色看不说,现在还敢和她呛声!

这口气,她一定要出!

“管家共同创新起来,让她进来!”

叶黎笙如闻天籁,跌跌撞撞地往里去,途经别墅楼下的绿化景观时,一眼望见了那件在路灯下,万年青上叠放的整整齐齐的羽绒服。

她捏了捏已冻得麻痹的脸,拿起来颤颤巍巍的往身上套。

身上的传来的热气让她心中也有一丝暖意在流淌。

她迫不及待的踏入客厅,乍寒乍热之下,她1进去先打了个喷嚏。

“叶黎笙……”

女人从楼上下来,妖娆的身材被真丝睡衣勾画的一览无余,精致的五官明艳逼人,与外表不符合的则是鄙夷的语气。

越过她,叶黎笙看到了身着灰色居家服,少了几分平日了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的冷漠骄矜,多了几分闲适慵懒的陆承屹。

她迅速迎上去,急切道:“陆承屹!求求你!借我钱救救我弟弟!看在我这么听话走过来的份上!好不好?”

“站住!”

宋蔓蔓上前一步,挡住她,笑得1脸轻蔑:“叶小姐,你把我们家的地板踩脏了。”

叶黎笙急着进来,鞋底上的积雪遇到别墅内的热气,熔化后,在地上留下片片水渍。

叶黎笙攥着手,指甲扣入掌心,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渗出血珠,滴落在纹理分明的木质地板上。

“叶小姐,你脏了别墅的地不说,凭什么还口口声声要问承屹借钱?”

宋蔓蔓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和口气,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贬低叶黎笙。

叶黎笙咬了咬牙,忍住眼眶的酸涩,努力平静道:“待会儿我会把这里整理干净。至于向陆先生借钱,是他答应过我的。”

“哦?我答应过你什么?”

男人揽住宋蔓蔓的腰,超越她,在沙发上坐下,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指尖的猩红徐徐燃烧着,带出丝丝缕缕地青烟。

先声药业阿巴西普在中国上市,为类风湿关节炎研究领域带来新突破
NMPA认可依达拉奉有效!先声药业必存? 获批用于ALS(渐冻人症)治疗
甲沟炎引起灰指甲
先声药业创新药恩瑞舒上市 类风关患者精准治疗有盼头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