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风雨刘家桥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序   2009年的初冬,刘家桥要竞选新村长了,这事情像长了腿一样在整个刘家桥村传开了。说起刘家桥就先让人想到村头必定有一座桥,这事让

序   2009年的初冬,刘家桥要竞选新村长了,这事情像长了腿一样在整个刘家桥村传开了。说起刘家桥就先让人想到村头必定有一座桥,这事让你猜对了。确实,刘家桥村西头有一座古老的桥,村里的年轻人也不知道这座桥有多少年头了,只有村里年岁的文明老汉知道来历。一提到这桥的事情文明老汉就娓娓道来……  据说这座桥是刚解放那时候修建的。每当提起这座桥的时候,村里的一些年轻后生就围在他身边听他讲桥的故事。据文明老汉讲,那是六二年的时候,一连十多天大雨下个不停,村外的水拼命地往村里灌,人们没有一点办法,于是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们都跪在桥东边朝西磕头,忽然,从水里游出一条半米长黄色的蛇来,围着水头爬了一圈。那水一下子就不往村里灌了。后生们不信,说这是杜撰的,是迷信。每当这时,文明老汉就虔诚地眯起他的双眼不再说话,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祈祷。总之,不管人们信不信这个传说,这座桥仍然还屹立在那里。  一 强子回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家桥也越来越变得不堪重负。多少年来的人来车往,风吹雨淋,已经使这座桥破烂不堪。那些青色的砖慢慢被碱化、侵蚀了,人们开着三轮车拖拉机走在上面都不放心。为此,村长刘四虎在大喇叭里喊了多少遍要人们集资,可是村里老少没有响应的,都说这钱该村里拿。有人估算过,修这座桥,连工带料不到两万元。刘家桥是乡镇驻地,而由于乡里搞开发区,村里卖给开发商的土地,土地款还没到位,有二十多万。人们说,刘四虎将刘家桥的土地开发款塞到到自己的腰包里了。这刘四虎兄弟四人,在村里是一霸,仗着兄弟人多势众,又是村长,为非作歹,没人敢惹。村里人们纷纷到乡政府要求改选村长。这刘家也放出话来,谁要是敢出来竞选,将会没有好下场,这刘家桥永远是他刘四虎的天下。直到现在要开始竞选了,可是也没有新的候选人出来竞选。刘家人胸有成竹,这村长还是他刘四虎的。可是,一个人的出现,一下子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在通往刘家桥的公路的公交车上下来一个身穿绿军装的退伍军人,大约有24、5岁的年纪,他叫刘强,刚从部队退役回家。他一边走,一边观看家乡的风光,这时他看到一块空棉地边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便上前搭话:“文成叔,你好呀!”老人抬起头看了看,立刻兴奋起来:“是强子呀,怎么退伍回来了,不是说留在部队考军校吗?”刘强帮着往车上装棉柴说道:“大爷,我不考军校了,现在农村形势也好,在农村发展也不错呀!”刘强看了看地上的棉柴不解地问道:“大爷,今年的棉柴怎么长得这么小呀?”文成叔说道:“孩子你不知道,今年雨水大,水排不出去。棉花没长好。”刘强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年,人们目光短浅,把地头的沟渠全都填平种地了,光看到眼前那几分地了。可是一到下雨天,这可就遭殃了,水都没出排放,全都给淹了。”刘强叹了声气,说道:“这事情要解决,水利建设是长久之计”。说话之间车装满了。刘强帮着文成叔用绳子扎紧车,老人发动着三轮车,爷儿两个说着话,朝村里那座小桥驶去。当来到村口那座小桥时,老人小心翼翼地放慢了速度。刘强问道:“文成叔,这座桥也该修修了,村里没钱吗?”“怎么没钱,村里卖地还有二十多万的款没有落账,全叫他刘四虎贪污放到自己腰包里去了。”听到这里,刘强有些怒不可遏:“这怎么行?吃私贪污是要受法律制裁的,这种人也该下台了。”文成叔听到这里说道:“人家下不了台,跟乡里的主管农业的副乡长打得火热,你爹也去告过,可是没管用。你爹被刘四虎给打了,现在还没好利索。这不,人们闹着要重新选村长。可是,这刘四虎放出话来,谁要是敢参加竞选村长,就没有好下场。这刘家桥永远是他刘四虎的天下,你看人家多霸道,谁敢惹呀!”刘杰用力把拳头砸了下去,气愤地说道:“好在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不信他刘四虎能够一手遮天!”不一会来到文成叔家门口,刘强下了车,朝自己家里走去。文成叔看着刘强的后背说道:“这回要有好看的了!”  二 强子要参加竞选  强子来到家门前,只见母亲在门口采摘收回来的棉颗上的棉花。强子大老远就喊道:“娘!”强子娘听到儿子的喊声,抬起头来用力地看着走来的年轻人:“是强子吗,你可回来了!”强子紧跑几步来到母亲跟前高兴地说道:“娘,是我,我是强子。”强子娘边看着强子边用手抚摸着儿子的头:“我的孩子长大了,有出息了,孩子快进家。我和你爹刚才还念叨你那,回来就好。”进到院子里,母亲高声喊道:“强子他爸,你儿子回来了。”这时,强子爹一瘸一拐地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儿子后,老人家别提多高兴了。强子赶紧几步走上前:“爹,你的腿怎么回事?”强子爹暗叹了口气:“嗨,快好了,这是狗日的刘四虎给打的,他仗着兄弟们人多势众,在村里横行霸道,吃私贪污,把村子里的卖地的公款占为己有。我去乡里告他,谁知那个副乡长给他通风报信。我回来,他就带人来到咱家,我人单势孤不是他们的对手,把我给打了。”强子怒火中烧,立刻要去找刘四虎算账,被强子爹给拉住了:“孩子,要从长计议,凡事要从大处看,来日方长。你回来就好,早晚要见真章。”强子这才压了压满腔的怒火说道:“好吧,先忍下这口气,过两天再找他算这笔账。”强子娘说道:“还没吃饭吧,我快去做饭。”说完立刻去端着盆子和面,擀面条。父子两个亲热地说话,父亲高兴地告诉强子后天要重新选村长,现在村里就刘四虎一个候选人,没人敢去竞选。强子听后说道:“爹,你不用说,我明白,明天我去报名竞选!”强子爹说:“要竞选,就要去乡里报名,后天现场投票。”强子说:“好吧,我这就去乡里报名。”说着强子就要往外走,强子娘说道:“看你这孩子跟你爹一个脾气,吃了饭再去。”说话期间,强子娘就把一碗荷包蛋面端了上来,他知道这是强子吃的。强子香甜地吃了起来。吃完后,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三 初次交锋  当强子在乡里报完了名后,他心情格外放松。他一边走一边在琢磨如何做好这次竞选的准备活动,争取使自己成功。同时,他也在琢磨如何给大家一个承诺,让大家支持自己。强子在要参加竞选的事情很快在刘家桥炸开了锅。有的人说,强子不知道深浅,楞拿鸡蛋往石头上碰,也有的人说,强子在部队是武警,有两下子,有思想和胆量。总之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人都有。别人说什么强子也不在意,强子只是觉得奇怪,这事情自己刚报了名怎么村里人就知道了呢。他忽然想到了那位负责竞选的副乡长,难道是他泄露了自己要参加竞选的事情。他倒不是害怕让别人知道自己要参加竞选,他就是觉得奇怪,强子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村里很快就传出了刘四虎在贿选的消息。也许是刘四虎感到了压力,他一方面开始采取金钱策略了,另一方面放出风来,说要收拾一下刘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让他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强子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刘四虎的门前。这时,刘四虎手里牵着一只黑贝,和一群不三不四的家伙正在门口眉飞色舞地谈论着。看到强子过来,刘四虎故意声音提高了八度,肯定是故意让强子听到。 “哈哈哈,小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的什么模样,还想当村长。癞蛤蟆上公路楞充迷彩小吉普。哈哈哈!”那声音笑得分明是在调戏。强子面面无惧色地站在他们面前,看着刘四虎。刘四虎眼里流畅露出鄙视的目光,他忽然放开了手里高大威猛的黑贝,黑贝咆哮着朝着强子扑了过来。形势十分危急,而刘四虎和他那一帮胡群狗党们哈哈哈大笑地看热闹。只见强子不慌不忙,往旁边一撤身,用力挥拳打了下去。谁是那黑贝异常灵活,躲过了这一拳翻身朝强子下身撕咬。说时迟,那时快,在出拳的同时,强子的右腿飞速地踢了出去,大家谁也没看出来是怎么回事,那黑贝瘫在地上“嗷嗷”怪叫着,嘴里往外流血。翻白眼,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刘四虎一看自己的黑贝被强子给打死了,火冒三丈,嚎叫着让强子赔狗。强子义正辞严,怒斥道:“你放狗咬人,还给你赔,你想得美。别说是一条狗,就是三条狼狗,我也能打死,我今天要见识一下你刘四虎的能耐。来吧,过过手吧。”刘四虎要说也是有两下子,自小好打架斗殴,还外出拜过名师指点,是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他很快跟强子打到了一起,这一闹声势可真不小,村里的人们很快就知道了,一会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人们这次要看看“龙虎斗”究竟是谁胜利,其实也是刘家桥竞选的一次预演。此时有人告诉了刘家其他兄弟,刘家父子四人又先后赶来。人们害怕强子不是刘四虎的对手,因为刘四虎人高马大,孔武有力,两个人大约战了八九个来回,刘四虎心里没底,恨不得一下子将强子放到,上边双手来了个双峰贯耳,就奔强子的太阳穴打来,强子甩头闪开,刚没站稳,谁知这是虚的,下面右腿来了一招海底捞月,招数之快防不胜防。这一招只狠是要命的招数,眼看刘四虎腿上带着风,右脚尖到了强子的裆部。其实强子本不想出重手,但是一看刘四虎招招致命,同时父亲被打伤的样子闪过脑海,强子迅速左侧挪步,顺右手抄起了刘四虎的脚脖子,随即右腿一个侧踹重重地踹在刘四虎的左大腿内侧,刘四虎当时就摔倒在地,站了两站没站起来。这一脚强子留了情,他不想把事情做绝,只用了五成的力量。人们看到这里都格外高兴,一起欢呼起来,终于看到刘四虎被人教训的样子。另外三个兄弟见此情景呼啦地一下子往上拥,刘四虎的父亲,看出了眉目,是强子腿下留情了,要不儿子的左腿也就报废了。他制止了儿子们的举动,兄弟几人见父亲说话也就不再动手了。他叹了口气,心里说,终于遇到对手了。其实,他觉得儿子作恶太多,对不起乡亲们。可是,除了小儿子刘四虎另外几个儿子都还听话,他苦口婆心地劝说小儿子,道理说了一火车,可是没改变了儿子的作为。没办法,儿大不由爷,他怪自己从小把他惯坏了。强子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刘四虎说道:“咱们的帐两清了!”转身走开了。刘四虎倒在地上想站起来,没能站起来,气得骂道:“刘强,你个狗日的,咱们走着瞧,看谁斗得过谁!”周围的人们看到这里都纷纷散去了。他们要等着看明天的结果。  四 意料之外  强子离开刘四虎的家门后他在考虑如何进行竞选,他忽然想到要去乡里找书记,他想谈谈自己对刘家桥今后的发展前景和自己的竞选想法。想到这里,强子急忙朝乡政府走去。他脚下生风,在部队练就的习惯,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乡政府。他不知道书记的办公地点,正想找个人来问问,正在这时,忽然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从一个房间了走了出来,刘强走上前问道:“同志,请问书记在吗?”那人抬起头时,忽然大声喊了出来:“刘强,是你吗?”刘强抬头看时喜出望外:“赵连长,是你!?”原来这人正是刘强部队时的连长赵万里。那时刘强是赵万里的通讯员。说话间,赵连长把刘强让到屋里,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赵万里前几年转业后回到了老家被安排到刘家桥乡当了党委书记。当刘强说明来意后,然后把刘四虎如何贪污二十万元征地款,如何在村里为非作歹,横行乡里,打伤自己父亲的事情说了个明白,同时也把自己和他交手的事情说了。赵万里听了刘强的这些话,吃了一惊,刘四虎作为一村之长,不为群众办事,为非作歹,危害一方,自己作为一方的负责人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太脱离群众了”。他有些惭愧地摇着头。过了片刻他问道:“刘强,你怎么没考军校,我知道你是个人才,在部队上一定有所作为的。”刘强说:“我也想过,可是后来我得到刘四虎的消息,就坐不住了,就想回村里来。毕竟现在正在建设新农村,回来也会有所作为,再说,村里让刘四虎搞得乌烟瘴气,我也看不下去了。”赵万里说道:“好呀,你在部队是个人才,回农村也是有所作为。你竞选这个村长很合适,我了解你。你是个有能力有作为的人才,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刘强说道:“连长看你说的,我也是没办法,现实需要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于是刘强把自己的想法一样说了出来,他要求当场查刘四虎的帐,给乡亲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同时,刘强说,他想建立文化室,当前村里年轻人没事集聚在一起打麻将,使得村里风气不正,与建设新农村要求极不相符。他还将成立帮工队等等,赵万里听到刘强的计划,打心眼里佩服。他对刘强的想法表示赞扬并表示支持刘强竞选村长。刘强听到这些非常高兴,便告辞回家。赵万里想留他在这里吃饭,强子说什么也不肯,说有事就走了。  五 竞选现场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竞选活动正式拉开。活动在村委大院举行,这里原来是村子的戏台,已经修了二十多年了。修起来后,开始热闹了几年,近些年来,由于村里文化活动开展得少,很少在举办演出。很多时候,是刘四虎一群人在这里打麻将,搞得乌烟瘴气。戏台今天举行了装饰,横着拉上了一幅横幅上写刘家桥村长竞选仪式。也许是好久没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了,人们三三两两地早就聚集到这里来,就像当年开群众大会一样热闹。主席台上,刘四虎的手下赵四在试着麦克风,另外几个在摆放凳子和人员名单牌子忙前忙后。竞选活动于九点正式开始,乡里派了常务副乡长主持,还有乡里一名文书登记选票。候选人刘四虎和刘强坐在张副乡长两边,村里文成老汉作为群众代表当监票员。刘四虎踌躇满志,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因为他暗地里进行了贿选。此时台下已经挤满了群众。要是在平时不会有这么多人的。因为到了冬季,很多打工者回来了。同时竞选村长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上午九点整,张副乡长宣布竞选开始,刚才还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立刻静了下来。张副乡长清了清嗓子说道:“刘家桥的广大群众们,今天这次竞选是刘家桥的一件大事,要竞选村长,希望大家踊跃投票,为自己信任的人投上自己信任的一票。我要说的是,刘四虎同志工作方法到位,有魄力,是个有能力的干部,刘强同志也有能力,只是刚从部队上退役回来,还需锻炼一些时间适应地方上的实际。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现在我宣布开始投票了。” 共 80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医院怎么治疗附睾炎呢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春夜9

下一页:夺不走的灿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