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传奇小说将军知道的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华发霜鬓的将军指挥着一支特种部队,秘密驻守在人烟罕至的边防要塞上保家卫国,已经15年了。  在那漫长又短暂的15年里,将军除了到军区和北京开

华发霜鬓的将军指挥着一支特种部队,秘密驻守在人烟罕至的边防要塞上保家卫国,已经15年了。  在那漫长又短暂的15年里,将军除了到军区和北京开会,开那种高端绝密的军事会议,因此才能走出这个要塞,一年也不过10次,每次都是雷令风行来去匆匆,几乎看不清沿途的风景到底如何的美好,更不清楚那个百里之外才有人间的世界,到底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巨变。那个日新月异的人间世界也不知道他这个将军的存在,更不知道他指挥的这支部队到底有多少人,肩负着多么神圣的使命。  今年蓦然又见霜叶红于二月花时,军区又指令将军马上去开会,正赶上他和老伴的银婚纪念日。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的军区首长,特令他带着老伴一起来军区,等开完会后,他夫妻俩再去那些闻名遐迩的名胜景点潇洒地走一回,一解这大半辈子与世隔绝的遗憾。  此令正中下怀,将军欣然从命,当即带着老伴风驰电掣地赶赴军区,当夜食宿在军区司令部招待所。  招待所的食宿条件是国内的,服务态度也完美的无可挑剔。像将军这样的高级将领,只要不违反军纪,无论食宿多久,一切免费。老伴惊喜地欣赏着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感慨万端:“这简直就像梦里的天堂,真想这样住到老!”将军不满地嗔怪说:“少见多怪!等开完会,咱就去见识见识那些更好的人间天堂去!”  第二天中午一开完会,将军生怕哪个老战友再拖住他婆婆妈妈地浪费时间,就赶紧像做贼一样抽冷子,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回招待所的房间,首先吩咐老伴啥也别带,只带上身份证、钱包和照相机,趁着这天气好,先去这城里的风景区转转,照张银婚纪念照,同时手忙脚快地换穿便衣:这是和大众百姓一样去游玩散心嘛,再穿那么严整的将军戎装,就不自然和谐了!  夫妻俩手机都关机,一个警卫也不带,就像普通民众一样轻装简从,徒步踏上“欢度银婚蜜月”之路。  从此到夜幕降临的时光,是他夫妻俩此生欢乐幸福的时光。  晚饭前,将军突发奇想:“咱今晚不回(军区)招待所了!那里(的气氛)太严肃了,那些老战友又来来往往地不断流,闹得人不得安宁,烦死了!走,咱找个真正像天堂的大酒店,好好轻松轻松去!”老伴习以为常地欣然跟从。  将军并不熟悉这城里的具体行情,尤其那些流行的潜规则和约定俗成的猫腻,就冒冒失失地选择了一家外观雄伟豪华、里面金碧辉煌的大酒店去食宿。  这是一家民营大酒店,只要进门来食宿,凡事认钱不认人,根本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哪路幽灵,不管你的钱是冒着风险偷来的抢来的,还是不费吹灰之力贪污受贿来的,还是从正路上一个汗珠摔成八瓣挣来的,只要是国内或是国际上通用的钞票就行!  当门而设的服务台前,整整齐齐地站列着一排年轻美艳、人见人爱的迎宾小姐,像将军麾下训练有素的精兵强将,在接受他夫妻俩的检阅。当头的领班小姐主动地鞠躬致意说:“先生,夫人,是吃饭呢,还是住宿啊?”将军满意地点点头说:“先吃饭,再住宿!”仿佛他这是在向大家大把大把地发奖金,这排美女们瞬间更热烈更迷人地笑靥如花,纷纷争先恐后地围住将军夫妻俩,异口同声地询问吃饭和住宿的标准——打算花多少钱。  将军夫妇这大半辈子吃穿住行的日常所需,都是国家免费供应的,根本不用自己花钱,也不知道那么丰盛可口的军营饭在这市场上值多少钱,也不曾萌生过“凡事要讨价还价、斤斤计较的职业习惯”,今天又是个特殊的日子,懒得在乎会花多少钱!将军大咧咧地挥挥手:“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哪个房间好,尽管安排!”仿佛他这是用成捆的百元大钞向大家劈头盖脸地抛洒,那群美女们瞬间像群虎争羊一样,把他夫妻俩强拉硬拽到两处,强烈要求他(她)挑选自己做他夫妻俩的专职服务小姐。  将军夫妻俩都被拽拉被祈求地晕头转向不知所从,心里还喜滋滋地夸奖这商业服务的热情,就是比军区招待所活泼高涨、激动人心!  领班小姐不能一下子抢得当家作主的将军,就焦躁地怒火冲天,她气咻咻地环瞪着杏眼,震耳欲聋地咆哮说:“放手!都给姑奶奶放手!我看谁还不怕死?老规矩,一个一个的来!”这群美女这才不情愿地放开将军夫妇,慢慢地回到服务台前,继续用那种迷死人的服务态度,迎接接踵而来的顾客。  领班小姐随即从容地引导着将军,先拿身份证登记住宿交押金。他们这验证和登记身份证信息的目的,仅仅为了防范客人一旦欠账,可好有目标的追讨。  “的房间是吧?每人押金1000元!”收银员小姐甜甜地说。  仿佛被敌人用无声手枪冷不丁地偷袭了中枢神经一枪,将军神经质地一哆嗦,失声惊呼说:“我的天,怎么这么多啊?”这笔钱在他当年参军入伍前,能在农村老家建造一所很好的砖瓦家院。  领班小姐会心地狡黠一笑,深入浅出地诱导说:“嘻嘻嘻,您老这是次来,一定不知道,这是我们酒店的规矩,多退少补!相信我们今晚一定能用质的服务,让您二老美的像在天堂,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将军以为这笔沉甸甸的押金,包括了他夫妻俩今晚所有的消费,就一咬着牙强作爽快地一把交足,从而形成了此后不久,那番欲走不能的纠结苦恼。  领班小姐随即殷勤地把将军夫妇引领进一间恬静安逸的雅间,同时吩咐在门前侍立的服务生,尽快上来本酒店的烟酒糖茶和美味佳肴。  看着这处处金碧辉煌、件件华贵锦绣的摆设,老伴像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紧张窘迫地不知所从:“天啊,这难道,就是人间天堂了?我怎么象做梦啊?”  这是花了一所好家院的代价呢!嗯,事到如今,本山大哥说得好,爱咋地咋地吧!将军暗自火辣辣心疼的同时,用破罐子破摔的气势,招呼老伴尽情地享用这酒店质的服务。  一盘盘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烟酒糖茶和美味佳肴,宛如流水行云般摆满了桌面。  将军满意地笑看着,频频照料着老伴不能住嘴地吃喝。老伴边幸福地吃喝着,边像心疼自己的孩子一样,心疼领班小姐和上菜服务生这辛苦地侍奉,她原本想请她俩一块坐下来吃喝的,却不料那急慌慌地一起身,手中的酒杯掉到地毯上摔碎了。  领班小姐一皱眉头,豁然狡黠一笑问:“您二老知不知道,这酒杯在我们酒店值多少钱啊?”  这种酒杯要是从外面的超市里买,一个不过10块钱,而将军夫妇似知非知,他用羞愧和求教的眼神看着领班小姐,实事求是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那好!”领班小姐如释重负地松口气,吩咐专职上菜的服务生:“那就再给他们加上100(块钱的帐)吧!”  仿佛被她用快刀在心口上恶狠狠地宰了一刀,将军心疼的要晕过去。老伴也心疼地懊悔不迭:“天啊,你们这杯子,不是金子做的啊?怎么这么贵啊?”看看领班小姐狡猾地爱答不理,她转头向丈夫倾诉说:“这事,这事都怪我!都怪我!你当年娶俺时的彩礼,还不到这些钱呢……”将军咽泪装欢地安慰说:“好了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100块钱吗?就当你又收了一次彩礼吧!来来,吃吃吃,多吃点!吃不了,就更浪费了!”他心里疙疙瘩瘩地像生吃了一头老刺猬,就想一等老伴吃饱喝足了,就去结账退房:这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店嘛!抽空,一定好好问问这地方官,怎么管理的这行业?!  善能察言观色的领班小姐一眼看透了将军这个心思,她还没等他夫妻俩强作欢颜地吃完,就悄然消失地无踪无影了——没有她的引导,想退房?没那么容易!  “对不起,先生,”总服务台的收银员这样明确地指点将军说:“你们的服务小姐还没有把你们的账单交过来,我没法给你结账退房!”  将军这才清醒地意识到那个领班小姐的重要性,他激动地要抽身去找她,被收银员小姐好心地叫住了:“等等!看您老这厚道劲,农村来的?不知道这酒店的潜规则?”  将军茫然无知地摇摇头:“不知道!”  “嗯,我也不便给你多说什么!这样吧,”侠肝义胆的收银员小姐在爱莫能助之余,真诚地建议说:“你还是到你们预订的房间里等着吧,等过了零点,就算明天之后,你们再来结账,就省事多了!”  将军焦躁地怒发冲冠,他尽量文明地质问说:“这算什么规则?你们总经理呢?我要向他请教请教……”见多不怪的收银员小姐说:“这事,实在抱歉,我们总经理这会儿到底在哪里,恐怕只有天知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不生气为妙!老伴在背后连连劝导将军:“好了好了!你这是生的哪门子邪气啊?不就是住一晚上吗?又不是过鬼门关!你把这动静闹大了,会叫人说三道四的!”  “……”将军这才忍气吞声下来,被老伴拉扯着进了他们预订的客房。  这富丽堂皇的客房比他们预想的好很多。老伴欢喜地年轻了二三十岁。将军这才释然笑脸起来。  “嘣嘣嘣,”有人很有节奏很有分寸地敲着门。  将军就近回身去开门,来客是一位美艳迷人的特服小姐,浑身穿戴,宛如在大海里戏浪那样少。她搔首弄姿着嗲声嗲气说:“帅哥,陪你洗个桑拿去吧?”  将军料定她是那种吃人不用牙的美女蛇,就“……”断然关上了门。  后面的老伴惊奇地问是谁。将军嗤之以鼻说:“穿着人皮卖鸡肉的!你牙口不好,吃不了!”老伴很快恍然大悟,粲然大笑起来:“这么好的地方,还有这事?”将军仰天喟叹一声:“嗯,你见过咱家的鸡狗鹅鸭,在那种穷的老鼠不拉屎的地方找过食吃吗?我今天彻底相信了,越是这种好地方,越是贪污腐败的祸根之源!”  老夫妻俩看够了说累了,就结伴去卫生间洗澡。  将军刚刚围上浴巾,“嘣嘣嘣,”有人很有节奏很有分寸地敲着门。  有了上次深恶痛疾的经历,将军走到门后,警惕地大声问:“谁?什么事?”  门外一个年轻女孩娇声娇气地说:“帅哥,你忙了一天很累了,让我给你按摩按摩吧?”  将军怒不可遏地臭骂说:“滚!不要脸的下三烂!枉费了你爹娘对你含辛茹苦的养育……”老伴已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既恼恨又怜悯地责怪说:  “小小年纪这么不正干,啥时候是个头啊?以后不打算要孩子了?嗯,一定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但有办法,好女不嫁二夫,谁会干这种见不得人的黑买卖啊?咱部队里那么多女孩子,咋没干这种丑事的呢?唉,怪可怜的,不理她就算了!骂人,可就损了咱们的身份了!”  “……”将军这才深以为然地消了气。  然而这种敲门声和类似特服的询问并没有就此结束,大约每隔20来分钟就来骚扰一次,气的将军更加毫无睡意,零点零一分刚过,他就毅然提前老伴两步,以保家卫国冲锋陷阵的气势,来总服务台要求退房。  事情诚如那位好心的收银员小姐说的那样,那个领班小姐正拿着厚厚的一叠账单,在向那个身强力壮的财务经理交账。  将军机灵地从背后一把抓住领班小姐的肩头,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同时咬牙切齿地吼叫说:“可找到你了!我要退房!”久经沙场的领班小姐从容不迫地蔑视一眼:“退就退呗,吼什么吼?没教养的土包子!”  “你……”将军气的要无所顾忌地挥拳揍她个难吃的好看的。  领班小姐无所畏惧地冷哧一笑:“你是男人,你就打死我给大家看看!欺负我们这些苦命的女孩子为能事,哼,看你还有脸再在这个社会上混下去?”  “你……”仿佛被她一枪打断了腰椎,将军张口结舌地不战自败下来。  领班小姐随手把将军的账单递过来,让他和财务经理面对面的结账。  账单上的记录大致如下:  迎宾小姐10个,迎宾费0元;每人小费20元,小计,200元。  打碎酒杯1个,昨夜价100元,现价150元。  特殊服务费0元;到门咨询费,每次50元,封顶1000元……  单单这三笔账,在将军当兵之前,足能买到四五匹膘肥体壮的好牲口拉车耕地,养活100多口老百姓的生计!  将军仅仅看到这里火冒三丈,他咄咄逼人地质问领班小姐:“这是什么鬼帐?这迎宾费是怎么回事?就说这酒杯吧,你昨晚亲口说的100元,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就来个了现价150元?还有这到门咨询费……”  领班小姐摆出一副不温不火的端庄态度,深入浅出地反问说:“您老先别激动,您先坐下听我说!我不想知道您老到底是干什么的,您老先说说,您知不知道咱们老百姓这日常必需的大葱大蒜、粮油和很多日用品,昨天是什么价?这不,过了这12点,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了,今天的这些日用品,现在是什么价啊?”  将军这数十年如一日的戎马生涯,紧张的目光只关心部队的战斗力怎么样、他驻守的边防线会不会发生战争、一旦发生战争、他应该怎么应对……这些高度机密的军事问题,除此之外,他在这个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里,就像瞎子走夜道——两眼一抹黑!他因此晕乎乎一头雾水地摇摇头:“不知道!”  “那你老知不知道,我们这些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这么自甘下贱?”领班小姐耐着性子有条不紊地接着问。  “……”将军似知非知而不能肯定,就机械地摇摇头:“不知道!”  领班小姐还以为将军这是故意装傻充愣,而愤怒地厉声质问:“你真的不知道这物价上涨的速度,比你坐火箭上楼、神舟七号飞天还快?”  将军也相机怒火中烧起来,他铿锵有力地以牙还牙说:“我就是不知道!”  “你就是不知道?”领班小姐气的差点蹦跳起来,她像母老虎训斥犯错的儿子一样,指点着将军吼叫说:“想耍无赖是不是?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到底知道什么?”  将军焕然得意地鼻孔撩天,他指指这富丽堂皇的上上下下,胸有成竹地说:  “我只知道,你们这座大酒店,要是作为我的打击目标,我多用两颗经济适用的‘猎斧B2’导弹,就能炸的,连你的一根头发都找不见!”         共 51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的急慢性症状表现,你区分的清楚吗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标签

上一页:倒刺1

下一页: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