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想念一个抽烟的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1、  你上班闲来无事点开微信,看到朋友发的文章《男人的烟,男人的酒,男人的心,男人的情》,心里蓦然一动,手指不由自主轻点,文章跳出来。文字

1、  你上班闲来无事点开微信,看到朋友发的文章《男人的烟,男人的酒,男人的心,男人的情》,心里蓦然一动,手指不由自主轻点,文章跳出来。文字倒算不上有深度,但随文配的一幅图片,却抓住了你的眼睛。一个很有棱角的男人,修长的手指中夹着一支烟灰足有半寸长的香烟,一缕青烟在香烟前端袅袅升腾,一团烟雾在脸前云遮雾罩,不羁的略带忧郁又略带挑衅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你,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却好似看到了你的心里。  你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拨动了,隐隐地痛,像一根扎在肉里的石棉瓦的细纤维,虽然肉眼很难看见,但触到了就会痛,痛得你呲牙咧嘴。不是说,他已经被你丢到记忆的垃圾箱里了吗?不是说,你已经完全忘记他了吗?为什么你还会记起他?记起他吸烟时忧郁的眼神,略带痞子气的表情中坏坏地笑,还有潇洒得让人心动的弹烟头动作。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多年前,你喜欢上他,是因为他的坏笑,还是因为他弹烟头的潇洒,抑或是因为他忧郁的眼神?你既说不清,也道不明。多年前如此,现在依然如此。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有理由的,不叫爱,叫有所图。爱是无所图,就是看对了眼,就是愿意疼他,愿意照顾他,愿意天天看见他。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说他不合适,也不管不顾。哪怕自己不是自由身,也义无反顾,一头扑进他的怀里。明知道是一条没有未来的路,还是不留后路地踏上去,踏上去了就无法回头。你也从没考虑过能不能回头,要不要回头。要不,人家怎么会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呢。  你和他分手的时候,不,不对,你们从没有分手,到现在也没有分手。你和他只是断了联系。  你和他断绝联系的时候,换掉了手机卡,丢掉了和他有关的一切,包括你曾用心抄录的他发给你用以表达爱意的短信的卡片,甚至他给你买的枕头,里面还藏着德芙巧克力的心语(那也是他给你买的)。你狠心将它扔进了垃圾箱,转身决然地走掉,没有回头看一眼,有壮士断腕的悲壮。像一个狠心的母亲不得已扔掉亲骨肉,任凭她在身后撕心裂肺地哭喊,即使自己心痛得泪眼婆娑,双泪长流,也绝不回头。  那天陪儿子看宫崎骏的《千与千寻》,钱婆婆对千寻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你的心动了一下,好像有个影子钻进了心里,但太模糊,看不清楚,然后你被电影情节吸引,忘了追究这影子是谁。不久,也就忘记了,像它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现在,你突然像开了天眼,你看见了,那就是他。他斜倚在白炽灯管上方,手指间夹着一支“黄鹤楼”,宝蓝色的烟嘴,袅袅上升的青烟,在你的眼里异常清晰。你贪婪地看着他,他却不看你,只看着远处,你看不见的远处。看不见火,烟却一点一点缓慢地从白色纸张变成灰色灰烬,还保持着相同的外形。烧到头了,他被烫了一下,手一抖,半截灰白色的烟灰像折断的矛,“咔擦”一声掉了,边坠落边飞散。他从沉思中惊醒,曲起中指,一弹,烟头带着红光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朝你飞来。你忘了躲避,即使是一枚子弹,只要是他发射来的,你都不会想到要躲避。烟头落在你摊开在桌面的书上,你忘了抢救心爱的书,瞪着烟头,看着躺在它身下的字迹慢慢模糊,白纸渐渐变黑,直至冒出青烟,仿佛香烟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重生。你抬头看他,他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你低头看书,书被施了魔法,黑重新变成了白,字迹重新浮现,可空气中分明有浓浓的烟味。  你走到哪里,都嗅到这烟味。这烟味,环绕在你周围。你问同事:你闻到烟味了吗?同事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你,说,没人抽烟,哪来的烟味!你逼着爱人问:你是不是在外面偷偷抽烟了?他淡淡地说:我从不抽烟,你不是不知道。  是,爱人从不抽烟,你却迷恋上了一个抽烟的人。  他们说你的嗅觉出了问题,而你却觉得是他们的嗅觉出了问题。你觉得那烟味浓极了,像关闭门窗抽烟的房间里的味道,怎么会闻不到呢?  去路边杂货店买面条,你竟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包香烟,蓝色黄鹤楼。十年如昨,包装依旧,还是他曾经抽的模样。  你左右张望,像一个做贼心虚的人,趁近旁无人,一头钻进路边的公厕,关上隔间的门,迫不及待地撕开烟盒包装,掏出打火机点燃,吸一口,呛得连声咳嗽。尽管你曾经躺在他怀里,从他嘴里拿过烟,吸过几口,毕竟那只是好玩,只是为了调情,并没有真正学会的意思,更何况过了这么久,无论肠胃还是心肺早已不适应了。然后,你坐在马桶上,盯着香烟燃烧,看洁白的烟卷被火缓缓吞噬,渐渐化为灰烬。终于等到合适的长度,你曲起中指,指尖搁在大拇指上,圈成一个圆,烟头在指前,轻轻一弹。没有预想中的优美弧线,甚至还没有发力,烟头就如一只被子弹打中要害的鸟儿,未经挣扎就直线坠落。你又点燃了一支香烟,等着它燃烧,然后再弹。如此反复,直到烟盒空了,都没有看到一条跟记忆重合的弧线。    2、  你跟他断绝联系,是在他去了另一个城市之后。  你清楚地记得,那天是三八妇女节,你收到孩子们送的鲜花,康乃馨、玫瑰、百合,不仅漂亮,还散发着芳香。你还收到了很多祝福,唯独没有他的。你心里非常不快,对写错作业的学生无法容忍,抓起尺子就抽。有一个学生上课喝水,你把他的水瓶甩到了楼下,把他拎到教室外,不让他听课。学生们都吓傻了,他们从没见过你这般严厉。好不容易捱到下午,放假半天,你冒着被开除牌籍的危险拒绝了“三缺一”的邀请,一个人去了城外。  一出城,你就开始给他打电话。连着打几个电话,都通了却无人接听。你从初的不痛快变成生气。心里说,不发短信不打电话也就罢了,竟然还不接电话。你面子上挂不住,不停地拨打,依然无人接听。司机师傅看到你这样,安慰你说:可能忙别的事去了,忘记带手机了。但你清楚地知道,他从来都是手机不离身的。你再打,依然没人接听。你气得把手机摔在座垫上,眼泪像开闸的洪水倾泻而下,完全不顾有外人在场,像个没有要到糖的任性的孩子。  到了目的地,你打发走了车子,一个人沿着铁轨漫无目的地走。以前你和他常来这里,因为你特别喜欢铁轨,喜欢它向远方无限延伸,和蓝天白云依偎,浪漫而自由。曾经有一天,你和他并排坐在铁轨上,你问:我们一直往前走,能走到云南吗?你很向往云南,每听《彩云之南》,必心驰神往。“……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秀色丽江,人在路上,彩云之南,归去的地方,往事芬芳,随风飘扬,蝴蝶泉边,歌声在流淌,泸沽湖畔,心仍荡漾……”他大笑,这是京广线,怎么能到云南!你不满意他的回答,满脸娇嗔,撅着嘴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条路怎么不能通云南?他一把拥住你,扳过你的肩,盯着你的眼睛连声说:行,行,你说了算!满脸宠爱。你娇羞地笑了。他的手臂用力,呼吸变得粗重,滚烫的唇覆在你的唇上,舌头像一条灵巧的蛇,贪婪而霸道。你不是一直喜欢他的霸道,甚至迷恋他的霸道吗?。  不远处,一片桃林灿若云霞,你记起曾经和他去那里摘过桃子。那日的笑声穿越时空来到你的耳中,你被牵引,不由自主走入桃花深处,竟忘记了出来的路。你仿佛置身桃花岛上的桃花阵,满眼都是桃花,找不到出口。你害怕,你恐惧,你慌乱,你无助,你掏出手机拨了他的号码,仿佛他是能带你穿越迷宫的人。可是,电话里依然只有漫长的提示音。你的泪再次奔流而下。你在桃林里奔走,像只突围的困兽,一任粉红桃花漫天飘舞,凄美到无法言说。  奔逃、奔逃、一路奔逃,你终于跌跌撞撞奔逃到了桃林的边缘。一大片水域闪射着金色的阳光出现在你眼前,你像一只渴极了的鹿,蹦跳着扑过去。其间还不忘回头看桃林一眼,依然如云霞轻落,锦缎天成。  你站在水塘边,看见了水里你的影子。头发散乱,眼睛红肿,满脸惊惧,泪痕犹在,头发上毛衣上残存着粉红花瓣,裤腿上鞋子上沾满了灰尘,像一个逃犯。你不相信这是你,你是那么爱美的一个人啊!你弯下腰,掬一捧水洗脸,却发现水里有一个人。不是你自己,是别人,一个男人。  男人正在旁边钓鱼,由于慌乱和惊惧,你开始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你更慌乱了,还加上害怕。仿佛才脱虎口,又落狼窝。你没有掬水,盯着水里的男人,缓缓地站起身来。周围很静,静得仿佛整个世界失了声。没有人,宛如世界末日,只有你和他两个幸存者,而你不幸处于食物链的下端。你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男人,缓慢地转身,生怕弄出一丝响动,轻手轻脚地往桃林走去。慌不择路的你,把桃林当成了保护伞。  “桃林里会迷路,沿着桃林走吧。”男人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一愣,迈出的脚收了回来,转过身,站住看着男人。男人并不看你,双眼紧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似乎你并不存在,或者说你不在他的世界里。那专注的姿态,使他看上去像一棵坚毅的树,仿佛在那里已经有百年千年。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竟像满身佛光。你迷惑了,有隔着电视屏幕看电视的不真实感。  好奇害死猫。你的好奇心冒出来了,你忘记了害怕,你觉得这个满身佛光的男人,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你不走了,你想知道那些故事。    3、  太阳悬挂在高山顶上,闪耀出满世界的金光。湖像一个巨大的容器,盛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子,又像一条身披金甲的巨兽,在旷野里熠熠生辉;粉红的桃林镀上了金色,呈现出梦幻般的金粉色。男人坐在湖边,浴着金光,如佛祖般持重肃穆。  金色的世界里,一片静谧。你急切地想知道男人的故事,却不敢贸然开口打破这静谧。你静静地站在男人身后,耐心地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仿佛在等待神秘之门开启,引领你走入另一个玄妙的奇幻世界。  湖面闪着粼粼的金光,像无数跳跃的金币,又像不计其数的金箔巧克力。想起巧克力,你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你拿起手机,拨号,贴上耳朵,却看见男人回过头来把食指竖在嘴唇上。明明听见手机里传来他慵懒的声音,是你期待很久的,你却如着了魔一般,主动挂了。  你静静地立在男人身后,注视着闪着金光的湖面。闪烁的金光里,鱼漂在动。你想叫男人快点提竿,却喊不出声,嗓子眼像被什么堵住了。男人激动地站起来,却并不提竿,还把鱼竿丢在岸上,穿着鞋急切地往水里蹚,激起的水花溅湿了衣衫。你惊讶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钓鱼,分明是投湖。  你怕出意外,赶紧奔了过去。  男人扑到金色的湖水中,却没有被湖水吞噬。待走到他身后,你才发现,他怀里抱着一条金色的大鱼。鱼在他怀里很温顺,像一个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小女人。你觉得这画面很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人在拥抱,你甚至想用温馨这个词来描述。但,你马上意识到不对,那毕竟只是一条鱼。你换了感人这个词来形容这一场面。你愿意相信这条金色的鱼是普希金童话《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里的那条金鱼,因为没有老太婆的贪婪,男人和感恩的她成为了好朋友,每年的这一天来此见面。就像那些放生龟,多年后还能找到放生它的好心人。可是,待你看清金鱼的模样,你之前关于《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与放生龟的猜想,统统烟消云散。金鱼有着鱼的身体,却长着一张人脸,一张秀气恬静的美女脸。美人鱼?不对。传说中的美人鱼,只有鱼的尾巴,其他地方都像人,而这条金鱼,除了脸,没有像人的地方。  你看见男人半蹲在水里,抱着金鱼还算苗条的身子和她亲吻,感觉一阵恶心。你经常去花鸟市场看金鱼在水里漫游的美丽身姿,却无法忍受把鱼抓在手上的腻滑以及残留的让人无法呼吸的腥臭。你转身要离开,金鱼却跟你说话了。你听到她说:见到你很高兴,见到你很放心。你不知道她为什么高兴为什么放心,你跟她素不相识,更何况她还是这样一副半人半鱼的怪模样。  你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默默地退到岸上。  其实你是想走的。你觉得这一切诡异极了,既像一个虚无的梦境,又像《聊斋》般荒诞。你听得见,却说不出,做梦就是这种感觉吧。你的意识走到了桃林边缘,回头看身体却还站在湖边,仿佛灵魂出窍,仿佛被施了魔法。你突然想起那个被你拎到门外罚站的学生,他的感受是否和你此刻相同,想走不能走?  金色的太阳,金色的天空,金色的湖水,天地间金光闪闪,闪得你眼晕犯困。等你睁开眼,满天金光消散,天空和湖水都变成蓝色,男人也从水里回到了岸上。仿佛那满天金光人脸金鱼只是你打盹时的一个梦境。但是,像是为了向你证明似的,男人的衣服是湿淋淋的,衣襟上还沾着两片金色的鱼鳞。  你以为男人和人脸金鱼不过是人妖相恋的老套爱情故事,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男人本有一个贤惠漂亮的妻,一个洁净舒适的家。男人挣得不少,把所得毫无保留地交给妻,自觉已经尽到了对家庭的责任,然后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垂钓上,常常双休日驱车去很远的湖边,连钓两天,自得其乐。妻自然是不满的,但妻是贤惠的人,不会跟他大吵大闹,只是抱怨他不陪她,可男人却我行我素,身陷垂钓的泥潭不能自拔。又一个双休日,男人赶着出门,妻拉着他,不让他走,他像着了魔般对着她咆哮,甚至举起了拳头。妻妥协了,只说你会后悔的。男人没多想,急匆匆出了门。结束回来,也没觉出家里有什么变化,依然洁净舒适。终于有一天,妻提出跟他一起去钓鱼,他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几个大老爷们钓鱼带个女人像什么,可是妻坚持要去,他坚决不同意,气冲冲摔了门出去。等一众钓友到了目的地,妻也从随后而来的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了,男人的脸都绿了。自顾钓鱼,不理她。妻很安静,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走开了。男人心里暗自得意,让你尝尝钓鱼的枯燥也好,以后就不会再来了。可是,妻走开后再也没回来,他专心钓鱼也没在意。要走了,男人唤着妻的名字,没人答应,打妻的电话,关机。男人一下子懵了,不知道妻去哪儿了。太阳突然射出金光,把天空和湖水变成金色,没有风,湖水却掀起了金色的浪花,妻的脸出现在浪花之中,转瞬,一条金色的鱼尾甩出水面。岸上的人都目瞪口呆。男人悲愤地冲向湖水,被同伴死命拉住。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记得进门就看见桌上的纸条。 共 66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春季预防泌尿感染的措施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美丽馥甄

下一页:白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