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万字长文揭秘Uber与Waymo自动驾驶

2019/08/16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万字长文揭秘:Uber与Waymo自动驾驶专利大战始末(中)新智驾(公号:AI-Drive):虽然 Waymo与 Uber围绕Levan

  万字长文揭秘:Uber与Waymo自动驾驶专利大战始末(中)

  新智驾(公号:AI-Drive):虽然 Waymo与 Uber围绕Levandowski的角力今年 2月份就告一段落了,但媒体上关于这场大戏的资料却显得严重碎片化。近日,《纽约客》就用一篇封面文章全景式的讲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读罢让人颇为唏嘘。(公众号:)对其进行了精编并分为上、中、下三篇放出,以飨读者,本篇为中篇。

  本文由新智驾(公号:AI-Drive)编译自《纽约客》,原文标题为:Did Uber Steal Googl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背叛”居然是硅谷创新的催化剂其实,背叛一直是硅谷创新的基石,这样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 1957 年。

  当时,一群年轻工程师聚在一起讨论背叛自己老板的事,后来这群人缔造了硅谷。这些工程师的老板是William Shockley,他拿过诺贝尔奖,是晶体管诞生背后的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个糟糕的管理者。他在山景城的水果田里创立了一家小公司,这里离 Shockley 母亲家很近。从直线距离来看,这家公司的办公室离现在的谷歌总部其实连 3 公里都不到。

  Shockley 雇佣了一个小团队,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斯坦福和麻省理工毕业生,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世界上批半导体产品终于问世了。取得成功还不到一年,Shockley 的雇员就准备跳槽了,因为他们的老板不但是个控制狂(想给雇员使用测谎仪),还经常发脾气,搞种族歧视,甚至与邪教脱不了关系。

  当 8 位核心工程师发现自己有类似的境遇后,他们开始私下接触外部公司,后者承诺帮工程师们创业。工程师们通知 Shockley 要集体离开时,这位怪咖老板表示:自己感觉被好朋友在背后捅了刀子。

  *“八叛逆”(TheTraitorous Eight)

  在科技圈中,这 8 位工程师也被戏称为“八叛逆”(TheTraitorous Eight),后来他们的这项“传统”也成了硅谷创业精神的一部分。从 Shockley 身旁出逃后,“八叛逆”创立了仙童半导体公司,为世界带来了划时代的“晶圆”产品,自己也赚得彭满钵满。

  不过,他们的背叛也被传承了下去,仙童半导体的许多雇员也选择单飞创业。据统计,有仙童工作背景的创业者共打造了超过 100 家公司,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英特尔公司。

  在硅谷的勃兴时期,其实环波士顿的 128 号公路区域才是美国科技创新的摇篮。

  这里不但是许多学府的所在地,还培育了一大批创新型计算机公司,后来 128 号公路更是成了“美国的技术高速公路”。不过到了 20 世纪 70 年代,北加州抢走了 128 号公路的风头。

  《经济学人》后来总结称,硅谷的背叛文化是其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反观马萨诸塞州,其严格的法律让员工跳槽去竞争对手那里异常困难,单飞创业就更别说了。

  当时如果你在波士顿工作,就必须签订竞业协议,辞职后一年内不能加入竞争对手的公司或自行创业。在加州,竞业协议可是非法的,这一条款是 18 世纪时误打误撞加入商业法案的,而这个立法部门的小决定却在一个多世纪后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经济。

  随着硅谷公司的不断繁殖,“周五辞职,周一再次上岗”就变得不再新鲜。一位加州工程师就表示:“你甚至都不用告诉老婆你换工作了,周一早上换条路上班就行。”

  这样的背景下,新业务更是在加州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统计数据显示,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三分之一的加州科技工作者辞职跳槽到竞争对手公司或选择自行创业。

  “硅谷工程师和高管的职业之路犹如布朗运动。”Ronald J. Gilson 在 1999 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他们在公司间跳来跳去,频繁创业

  ,购买前雇员的公司,为前雇员的公司提供服务,建立了如蜘蛛的私人和业务关系。”

  这样的场景成了加州商业领域的常态,大家会经常聚在一起分享小秘密和内部消息。在经济学家看来,这叫做“知识溢出”,是创新的催化剂。

  “为什么阿迪达斯要在波特兰建厂?它明明可以选择其他任何地方。”知识产权专家 Sharon Sandeen 在法学院演讲时说道。“因为耐克的总部在这里,在波特兰设立办公室就能雇佣前耐克员工,打探竞争对手的消息。”

  近的研究显示,在一些雇员可以随意流动的产业,创新的步伐要快得多。“知识溢出”让公司能避开发展时的雷区。同时,它也让公司不敢躺在那里吃老本,因为竞争对手很快就会挖走你的员工,学走你的秘密。一位前谷歌高管就表示:“我们想让员工尝试一些大胆的项目,但又怕这些点子被竞争对手学走。”

  不过,近几年硅谷的创新脚步明显慢了不少。学者们注意到,许多大公司,包括谷歌、苹果、Facebook 和微软都十年没发布过革命性产品了。竞争者悄然崛起时,它们会选择用银弹战术直接收购了之。因此,大公司们都觉得员工跳槽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

  不过,在“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的硅谷,Levandowski 却是个异类。一位谷歌前高管表示:“大多数人发了财之后就放弃曾经的理想,这也是 Levandowski 显得如此特殊的原因。他不曾放松,每天都是工作工作再工作,直到将不可能变成现实。”

  即使已经一亿美元落袋,Levandowski 依然没有丝毫懈怠。“这样的品质是好事也是坏事。”那位高管说。“因为打破陈规有时候能让你化腐朽为神奇,有时候也能让你锒铛入狱。”

  Levandowski并不遵循安全的法则谷歌收购了 Levandowski 的公司后,Chauffeur 项目再次走上正轨,谷歌投在自动驾驶项目上的资金也超过了 10 亿美元,在街上“乱窜”的测试车(普锐斯和雷克萨斯)成了山景城一景——虽然它们步履有些蹒跚。

  2015 年,Chauffeur 项目的测试车累积里程突破了 100 万英里。

  同年,Levandowski 又开始了自己的小动作,他单独将一些同事约出去面谈,这位天才又准备创业了。当时距他将公司卖给谷歌已经 4 年了,谷歌承诺的股份也可以兑现了,即使以硅谷的标准来看,这都是笔巨额财产。不过,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 Levandowski 告诉同事自己在谷歌过的并不开心,他认为 Chauffeur 项目已经停滞不前,其中一大原因就是高层们意见相左。

  Levandowski 的自动驾驶测试方式就是谷歌高层无法达成一致的原因,因为它风险太大了。

  具体来说,负责引导谷歌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需要海量测试数据的“喂养”。就拿并入车流量大的高速来说,车辆必须一直重复以便算法能找到解决方案。

  在反反复复的测试中,安全驾驶员得随时准备接管车辆,不过想让技术持续进步就必须让软件暴露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中。

  “如果你的工作是推进技术前进,安全就不能成为考量。”Levandowski 说。“如果真把安全看的比天大,你什么都做不成。”

  2011 年的一天,名为 Isaac Taylor 的谷歌高管发现,在自己休陪产假的时候,Levandowski 居然私自修改了车载软件,准备让测试车“吃禁果”。

  事发之后,两人大吵了一架。Levandowski 表示,要证明自己的方式必不可少,两人一道乘车。Taylor 也不胆怯,直接和 Levandowski 跳上了一辆普锐斯测试车。

  知情人士表示,当时测试车越过斜坡弯道驶上了一条高速,但不久后这辆普锐斯就突然加速,和一辆凯美瑞并行。如果换做人类驾驶员,这种情况肯定会减速让凯美瑞先过,但谷歌的软件可没见过这种情况,两辆车依然并排着行驶。凯美瑞车主为了躲避碰撞做了紧急变线,几乎蹭上右侧的路肩。为了不撞上护栏,他又向左打了方向。坐在驾驶席上的 Levandowski 也突然打了一把方向,Taylor 由于准备不足伤了脊椎,终做了多次手术才有好转。

  还好 Levandowski 稳住了方向,但他和 Taylor 并不知道那辆凯美瑞司机伤得是否严重。,两人也没有回去查看凯美瑞的司机是否受伤,当局甚至没因为这件事对谷歌和 Levandowski 进行质询,因为他们没告诉警方当时车辆处在自动驾驶状态。

  不过,Levandowski 可没有被这次事故吓到,他甚至声称这是无价之宝,能帮自动驾驶汽车学习如何躲避类似事故。他还专门给同事发了封邮件,附上了两车几乎相撞的视频,这封邮件主题居然是“普锐斯 vs 凯美瑞”。事故后,Levandowski 并没有被降职,他依然我行我素,将车辆送去那些“法外之地”。

  一位参与过 Chauffeur 项目的前谷歌高管透露称,在项目启动的前几年,测试车发生过十几起事故,其中至少有三起相当严重。谷歌的辆测试车 kitt 就因为急刹车被一辆皮卡追尾,当时它居然分辨不了黄灯和红灯,事故发生后车上两位工作人员还被送到了医院。不过皮卡司机更大,他居然是无证驾驶。事故发生后,kitt 在车库里“休息”了好一段时间。

  在被问及这些事故时,谷歌自动驾驶部门打起了太极,发言人表示“在测试和开发自动驾驶技术时,安全是公司的要务。”kitt 发生事故后,谷歌也向当局递交了报告。对“普锐斯 vs 凯美瑞”那起事故,谷歌则认为两车并未发生碰撞,因此谷歌无需为此事负责。

  2014 年以来,加州交管局就要求各家公司上报与自动驾驶汽车有关的事故。凯美瑞那次非亲密接触在这一法案下达前三年发生,而法案通过后谷歌又上报了 36 起事故。如果谷歌还将两车是否亲密接触作为是否造成事故的评判标准,恐怕谷歌上报给加州交管局的事故水分就大了。知情人士还透露称,谷歌的测试车经常会突然刹车,导致其他车辆紧急变道。

  在硅谷人看来,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它们需要多试错。不过这可是汽车,不是 iPhone 应用,一旦出了问题可是会出人命的。

  有恃无恐: Levandowski开始挖角谷歌进入 2015 年后,Levandowski 拉拢同事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他甚至还专门请大家吃大餐。

  在聚会上,他也不忘给同事“洗脑”,宣传自己的愿景——即离开谷歌创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技术的开发。他表示自己的商业模式不会与谷歌有冲突,即使终要和老东家血战一番,加州法律也不会阻止他。

  关键的是,Levandowski称自己已经见过潜在的投资人,其中就包括已经瞄准自动驾驶技术的打车巨头 Uber。

  *Chris Urmson

  当谷歌的高管知道 Levandowski 想从公司翘掉一大波人时,气的脸都青了。“我们得把他炒掉。”时任 Chauffeur 项目主管的 Chris Urmson 在邮件中(2015 年 8 月 4 日)写道。

  “至少有两方面的消息能证明 Levandowski 想从公司内部挖人,而且他好像还和 Uber 达成了一揽子收购计划。”

  这次,包括 Page 在内的谷歌高层还是选择保护 Levandowski。Page 做出这一决定可能还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有关,当时他刚刚投资了一个飞行汽车项目,Levandowski 会在闲暇时候为 Kitty Hawk 提供帮助。其它谷歌高层则担心,如果 Levandowski 被炒了鱿鱼,他在硬件部门的团队成员会跟他一起走人。因此他们命令 Urmson 一定要留住 Levandowski。

  Urmson 也试图和他缓和关系,但一切为时已晚。

  2016 年 1 月,Levandowski 给 Page 发邮件,告知他自己要辞职了。“这次我想做驾驶员,而非乘客。在谷歌,我甚至感觉自己被塞在了车厢里。”Levandowski 离开时,Urmson 还专门将他送出了办公楼。不过,狠心的 Levandowski 已经带走了大量 Chauffeur 项目的骨干,即使 Urmson 发放大量奖金也无法挽留。

  Levandowski 走后,流言蜚语便不胫而走。

  【 图片来源:sfchronicle 所有者:sfchronicle 】

  到了 2016 年 2 月,传闻应验。Uber 表示要将公司 1% 的股权转让给 Otto 公司,当时这些股份就价值 6 亿美元。“这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位谷歌前高管说道。“如果 Levandowski 能拿到这笔钱,我们这些辛勤耕耘的自动驾驶人又该得到多少呢?”

  同年 8 月,Chauffeur 项目软件主管发邮件给所有同事,称“公司有一大批人今年早些时候考虑过加入 Otto,Uber 的银弹确实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面对利益,Chauffeur 项目的雇员们坐不住了,他们纷纷请起了病假,为的是去其他公司面试或接触风投。大家甚至开始关心起自己同事的鞋来。

  “硅谷工程师买鞋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要找新工作了。”门厅里,大家都穿上了新鞋,一大批工程师加入了刚刚崛起的新创公司大潮,就连 Chauffeur 项目的 Urmson 也选择离职创业。

  面对大量工程师向 Uber 投诚的情况,谷歌的领导层也担心了起来。

  “大家都被 Uber 吓到了。这家公司是硅谷超级数据收割机,它知道你是谁,和谁一起生活,从事什么职业,甚至连信用卡信息也没拉下。”

  2016 年夏天,谷歌就开始想办法反击 Uber。

  8 月份,谷歌开始全面排查有关 Levandowski 的一切,谷歌要搞清楚这位鬼才走之前是否带走了机密信息或公司商业机密,是否违反了竞业协议和到底有多少信息被非法盗用。

  不久之后,谷歌请来的律师们就在高管 Gary Brown 的带领下开始收集 Levandowski 的黑材料,谷歌的目标就是阻止 Uber 收购 Otto。,谷歌还真找到了一个小线索。

  谷歌表示,在 Levandowski 此之前,他将自己的工作机查上了谷歌服务器,下载了大约 14000 份文档,其中就包括硬件原理图。Levandowski 还将这些文档传到了外置存储器上,随后清空了自己的工作机。

  律师们后来还发现,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位跟着 Levandowski 辞职的工程师还在上搜索了“如何安全清空 Mac 上的文档”和“如何从我的电脑里删除谷歌云盘文档”这样的问题。随后他们还发现了 Levandowski 发给这位工程师的消息:“今晚一定要确保你已经删掉了 PC 和 iPhone 上的所有信息。”

  这时两人已经离开谷歌几个星期了。在谷歌看来,这已经是铁证如山,Levandowski 将 Chauffeur 的秘密都带到了 Otto。

  不过,当律师们让谷歌的工程师评估 Levandowski 到底带走了什么时,他们有人却认为那都是“低价值”的信息。此外,律师因为下载就随便怀疑人让他们感觉有些不舒服。

  2016 年 12 月份,谷歌也做了相应调整,Chauffeur 项目正式“毕业”,拆分成为如今的 Waymo。

  就在 Waymo 成立的当月,律师们就发现公司的一位中级员工意外收到了供应商(Gorilla Circuits)的邮件,这家公司现在是 Uber 的供应商,帮打车巨头生产自动驾驶汽车的电路板。

  对这封邮件中的图纸进行分析后,Waymo 认为 Uber 与 Waymo 的电路板设计非常相似,而与电路板设计相关的文档就在 Levandowski 私自下载的 1.4 万份文档之中。

  2017 年 2 月底,Waymo 直接一纸诉状将 Uber 告上法庭,称 Levandowski 私自盗取了公司的商业机密。Waymo 要求侵权方给予 18.5 亿美元的补偿,并禁止 Levandowski 在 Uber、Otto 或其它自动驾驶公司使用 Waymo 的专利技术(其实 Waymo 并没有直接起诉 Levandowski,因为他的劳动合同内各种包含了仲裁规定,相反 Waymo 利用了才通过不久的联邦法令,利用新角度对 Levandowski 发起进攻)。

  :

  万字长文揭秘:Uber与Waymo自动驾驶专利大战始末(上)

  万字长文揭秘:Uber与Waymo自动驾驶专利大战始末(下)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肠道菌群失调需要哪些检查
小孩睡觉流鼻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