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苏妲己成妖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一)  她追着那只狐狸跑了不知有多远,太阳也被她的执着给吓跑了,月亮悄悄露出半边脸好奇地远远看着她。狐狸累得再也跑不动了,趴在一棵大树下喘

(一)  她追着那只狐狸跑了不知有多远,太阳也被她的执着给吓跑了,月亮悄悄露出半边脸好奇地远远看着她。狐狸累得再也跑不动了,趴在一棵大树下喘着粗气,纯白色的毛被汗水浸湿了,长长的尾巴在身旁画了一个很优美的弧,小小的脸,尖尖的下巴,一双细长的眼睛含着泪水,迷惑不解地看着她,仿佛在说:  “为什么追我?我虽是狐狸,但我并不坏,我没害过人!”  她坐在它的对面,以一双同样秋波荡漾、楚楚动人的眼睛望着它,听懂了它眼中的话,她回答:  “我也不想伤害你,你太美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件能与我媲美的东西,所以很想跟你做个朋友!”  狐狸眼中的泪水滚了出来,它艰难地移动它的身子,将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搭在她的腿上。妲己和狐狸就这样睡着了。  篝火燃起来了,红色的火焰在妲己的眼前跳跃着、舞动着,她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子,正用他那健壮的手往火堆里加柴,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的脸是那么地英气逼人!她想起了狐狸,难道它早已成精?变成了这样一个俊男?  “你叫什么名字?”妲己问。  “你醒了?”男子侧过头,“我叫伯邑考。你好些了吗?”  “伯邑考?你可是白狐变的?”  “只有说女人是狐狸,哪有说男人是狐狸的?我看你倒有点像白狐。”男子打趣。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更让妲己心荡神摇。  “我真希望是那自由自在的白狐,可惜我不是,我很快就要失去自由了。大王召我入宫,十天后就派人来接我。”  “大王?”伯邑考的脸阴沉下来,“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他抢走了我亲爱的绿蕉。我的绿蕉是那么地美丽善良,却做了他那样一个暴君的妃子!姑娘,那是一个可怕的火坑,你逃吧!”  “逃?逃到哪儿?我连家都找不到了,我与父亲出来打猎,迷了路,不知还能不能走出这大森林?”  “不怕,我带你出去!”  “那你能带我一起逃吗?我不想掉进那个火坑!”  “不能,我只会送你回家。我还有大事业要做,我还要去救我的绿蕉。”  “难道你的绿蕉比我还要美吗?我多想跟你一起浪迹天涯,像两只快乐的狐狸。”  “在我的心中,绿蕉永远是美的女人!我不能带你走,更不想做狐狸。”  “那好,我去朝歌,我要亲眼见见那个能与我比美的绿蕉!”    (二)  妲己在辉煌的宫殿上见到了绿蕉,一个忧伤的女子,神情恍惚地坐在大王的身旁,与想像中的美貌相差甚远。妲己有些沮丧,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子,却让那个英俊得让人颤栗的伯邑考奉为美的女神?甚至连自己这样的倾国倾城之貌也视而不见?再看那个大王,浓眉大眼,虎背雄腰,粗壮勇猛,倒还有几分阳刚之美。妲己是从小被宠惯了的,听到的赞美之词比吃过的饭粒还要多,所以,她是不能被人比下去的,尤其面对这样一个没有实力跟自己比却拥有权威的宠爱的女人。  妲己迎接大王的目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顷刻间,大殿上几千盏灯光都黯然失色,大王、大臣、宫女,除绿蕉以外的其他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的脸上,那笑容让每一个人都体验到了何为勾人魂魄。妲己觉得大王的眼珠掉出来了,从长长的台阶上一路滚下来,停在她的裙角。而他身旁的绿蕉却依旧双眼迷濛若有所思,她是在想念伯邑考吗?她可知道眼前这位令所有人惊艳的妲己与她有着同一个心上人?  当晚,大王便宠幸了妲己。起初,她不习惯大王的热情与疯狂,可他是大王啊,他的手中掌握着生杀大权,她还舍不得自己那颗美丽绝伦的脑袋,所以,她只有用笑容掩饰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愈是这样,大王愈是被她那时隐时现的笑容迷惑得神魂颠倒。妲己就这样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渐渐地,她也尝到了做女人的美妙之处。虽然,她仍然不爱大王,但她慢慢喜欢了这样颠鸾倒凤的夜晚,有时她闭上眼,想像着身上的那个男人就是伯邑考,她就会变得更加妩媚动人。大王不知道自己是伯邑考的替身,倘若知道,他就决不可能一日甚过一日地迷恋妲己。绿蕉心中也有一个伯邑考,但那个女人整日愁眉不展,乍看还挺有新鲜感,久了,便有些乏味,尤其有了妲己这个风情万种的尤物之后,大王再也没有去别的妃子寝宫过夜了。  妲己的千古骂名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她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王不能只属于一个女人,后宫还有一群女人在如饥似渴地等待大王的甘露。原本只想在这繁华的宫殿中争取一席生存之地,却招来了后宫众多嫔妃的嫉恨。这其中也包括地位高于自己的王后和贵妃。千百支怨恨的箭向她射来,她只好忙不迭地接箭,同时更为努力地讨取大王的欢心。她几乎夜夜都要摇动着杨柳般的腰肢,为大王跳上几支艳舞,勾得大王魂不附体。  “宝贝儿,我要为你建一座华丽的鹿台,我要你天天在上面跳舞,让天上的神仙也能看到我拥有如此美丽的尤物!”  “大王,您还可以在鹿台下修一个大大的池子,池子里盛满醇香的美酒,池阶上挂着串串的鹿肉。”  “太好了!美人,只有你懂我的心!”  鹿台建起来了。华丽到何种地步,连妲己本人看了都吓一跳,更别说那些对此早已耿耿于怀的王后、王妃和一心为民的文武官员们了。妲己喜欢那高高的舞台,喜欢那溢着酒香的池子,在舞蹈时还可以看见自己美丽的倒影。至于那是多少金银堆起来的,凝聚了多少人的汗水、泪水、血水,从一开始就不是她所能主宰的,所以,现在也不必过于内疚。  高处不胜寒。那日夜在高贵的鹿台上出演的歌舞是专为大王和天上神仙们演的,至于宫内其他的女人们,纷纷在门缝中向台上那妖艳的女子放着暗箭。妲己真是个勇敢的女子,她一边唱着、舞着、笑着,一边与门外那群以王后、王妃为首的同类和敌人展开了一场生死博斗。战场上,不论孰是孰非,只看谁勇谁懦、谁胜谁负。宫庭是看不见刀剑却比刀光剑影更残酷无情的战场。场恶战下来,王后、贵妃惨败,妲己大获全胜,并收获了王后的桂冠。  妲己毕竟势单力薄,即便胜了,也胜得太险,并且在戴上王后桂冠的同时,还被扣上了“心如蛇蝎之妖女”的帽子。她只是一个女子,一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女子,可她生活在一个到处弥漫着政治空气的环境中。她若能与其他宫女一样黙黓无闻、老死宫中也就罢了,可她偏偏生就如此出众的美貌和如此高贵的心气,所以,她注定要背上千古骂名。  借着大王的威望,还是有那么一些懂得见风使舵的人不时来向妲己送这送那,只希望她能在大王面前为他们美言几句。妲己对那些金银珠宝已经失去了兴趣,她现在什么都有了,所以什么都不想要了。她只是为了保住那美丽的头而欢笑着,看到大王为着自己沉醉不醒,也能找到一丝生活的乐趣。从进宫的那天起,她就不再是从前那个活泼漂亮、人见人爱的妲己了,那颗洋溢着生活热情的心已死。倘若硬要在她心底找出点活的东西,那便是对伯邑考的思念,还有那常常在梦中出现的白色狐狸。她想她大概与狐狸有某种特殊的缘份,为何它老是闯入自己的梦里呢?  很快,她的想法得到印证了。那天,有人送给她一条狐尾裙。那裙子上拖着九条白色的毛茸茸的狐尾,高贵、洁白、美丽得让人心颤。妲己看着它,摸着它,爱不释手,送礼之人说了些什么,她只字未听,甚至连那人是谁她都想不起来了。她穿着那条裙子,转着,舞着,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只白狐,自由自在地在森林里奔跑。她用手轻轻抚摸那柔软的狐尾,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做成这么一条裙子,是不是要九只狐狸忍受失尾之痛呢?没有了美的尾巴,它们还能正常地生活吗?可裙子是那么地美,九只狐狸的悲痛也就顾及不了了。正如男人对待美丽的女人,即便知道占有她会让她痛不欲生,那也还是要把她占为己有。  那天晚上,妲己穿着白色的狐尾裙在高高的鹿台上跳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有关狐狸精苏妲己扰乱宫庭的故事便传遍了宫内宫外。  人们都说,后宫中的妖气实在太重了。嫔妃们,有的死了,有的如绿蕉般半死不活,还有的吓得远远躲着不敢现身。而大王对妲己的迷恋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索性连早朝也不去了。于是,那位传说有着七窍玲珑心的皇叔闯入了他们的温柔之地。  “大王,这个狐狸精是不祥之物啊!杀了她吧!”他说着从腰间抽出剑刺向妲己,那白森森的剑光吓得妲己脸色苍白,软软地晕倒在地。幸好她晕得及时,才躲过了那一剑。  “放肆!”大王喝道,“谁敢伤害我的美人,我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  “为了商朝五百年基业,为了大王的江山,我死而无憾!”比干说完又一剑刺来,妲己躲在大王的身后,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大王怒吼:  “来人!把比干给我拖下去!将他的心挖出来给娘娘做药!”  立即来了一群人把那自以为是的皇叔拉了出去,  “妖孽啊!大王,你被这狐狸精迷住了眼,商朝就要完了!完了!妖女,你会得到报应的!啊——”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妲己真的晕了过去。她病了!于是大家都说比干是为了治娘娘的病而被挖出了七窍玲珑心。所有的人都相信了当朝的王后娘娘是九尾狐狸精,是专门来惑乱宫庭、毁掉商朝的。人们都骂她、恨她、唾弃她。    (三)  当妲己的父亲苏护听说妲己变成狐狸精的时候,感到既害怕又担忧。好好的一个女儿,怎么会变成狐狸精呢?记得她未进宫前,谁不夸他养了个聪明伶俐、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儿啊。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人人唾骂的狐狸精了呢?他于是携同夫人一起赶到朝歌,想探个究竟。  来到城门口,被卫士拦住了。苏护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不说则已,一说反而招来了大家的攻击。  妲己是狐狸精,那她的父母当然是老狐狸了。一只狐狸已经弄得整个商朝人心惶惶,再来两只老狐狸,那还了得?  “不能让他们进去!”  “干脆杀了他们,反正是两只狐狸!”  大家说得很激动,但谁也不敢真的动手。一来不知这老狐狸究竟有多大能耐,二来他们的女儿毕竟还是当今王后娘娘呢!苏护情急之下,拖着夫人硬闯进了城门,一路向前冲。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消息很快传到了正在享乐的大王和王后的耳中。妲己吓得嘴唇都白了,跪在大王脚下,哭道:  “大王,看在臣妾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您一定要饶我父母的命啊!我不是狐狸精,他们更不是。他们是好人!是养育了臣妾十多年的恩人哪!”  “放心吧,美人,我去请他们进来!”  “臣妾与大王一起去!”  妲己跟在大王的身后,刚一跨出宫门,立即引起一阵哄动,“看,妖女出来了,杀了她!杀了那个狐狸精!”石头、鸡蛋、泥士纷纷向她扔来,她吓得赶紧缩回到门内。  在妲己退进宫门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真的变成狐狸精了!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掉这狐狸精的骂名了!而且,她还预感到,她这只狐狸精今日也救不了父母的命了!即便她是王后,即便她有大王的宠爱,也无济于事。谁让她是狐狸精呢!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狐狸精的妖术是无法施展的,那妖媚之术只能在阴暗的夜晚,对大王一个人有效。但无论如何妲己还是要做一点点的努力,她爬上城楼,跪在全城人的面前,哭诉道:  “求大家饶了我的父母吧!他们是人,是好人,不是狐狸!他们只是因为想念她们的女儿而冒险进来的!饶了他们吧!”  “妖女,不要给我们使媚!”  “先把那两只老狐狸结果了再说!”  “杀了这妖孽!”  一阵高过一阵的骂声响起,连大王都被这群情激昂的场面给惊住了!见大王久不出声,大家胆子更大了,并开始动手。妲己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在乱拳中鲜血淋淋地倒下了!泪水淹没了她美丽的眼睛。人们一边痛快淋漓地拳打脚踢,一边眼巴巴地等待着狐狸现原形,可直到两位老人再也动弹不得了,气息完全断了,还没有狐狸出现,大家一阵唏嘘,悻悻地散了。  妲己的病越来越重了,她开始不断地需要一些怪怪的药引,如童子血、女人的脚骨、男人的心脏、未出生的胎儿等等。她变成了真正的狐狸精。白天她躺在床上生病,晚上穿着狐尾裙登上鹿台尽情舞蹈,渴了就到酒池里喝几口酒,醉了就倒在大王的怀中任其风流。妲己的心已变成了狐狸的心,不,应该说是狐狸精的心。在妲己看来,狐狸是善良的,美丽的,可爱的,让人怜惜的。至于,狐狸精,大概就是现在自己的样子吧,不然,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会认定她就是狐狸精呢?既然如此,就做个合格的狐狸精吧!要坏就坏彻底吧!  偶尔,在她舞得疯狂的时候,在她喝醉的时候,在梦的深处,一个英俊的身影,一个叫伯邑考的男子,会在她的脑海里一晃而过,她想抓住他,她想对他说:“带我逃吧!”  可他却冷冷地回答:  “我只能送你回家,我有大事业要做,我还要去救我的绿蕉!”  哦,我没有家了!即便有家,又怎能回得去?我不是人,我是狐狸精。我多想做一只自由自在的狐狸,像在森林里追过的那只白狐一样!可我只能做一只狐狸精! 共 58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癫痫怎样有效治疗的介绍
标签

上一页:失眠49

下一页:大汉千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