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乐视网贾跃亭知者无畏颠覆式创新

2019/03/02 来源:广西信息港

导读

乐视贾跃亭:知者无畏颠覆式创新作者:未知 来源:比特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贾跃亭只去过一次美国,他说自己是真正的土鳖,但他欣赏

乐视贾跃亭:知者无畏颠覆式创新

作者:未知 来源:比特

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

贾跃亭只去过一次美国,他说自己是真正的土鳖,但他欣赏乔布斯和谷歌。

故事远比人精彩,是贾跃亭的重要标签。他9年前创办的乐视2012年营收达11.68亿元,净利润为1.94亿元;预计2013年上半年将实现净利润1.13亿元-1.22亿元,同比增长25%-35%。

乐视虽然是中国主流视频站中盈利的一朵奇葩,但相较于贾跃亭的大格局来说,亦只是“沧海一粟”。

他有一个宏大的商业理想:构建一个“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四层紧凑架构的生态系统,乐视只是完整生态中的一员,还有如云视频平台、乐视影业、乐视电视及盒子、LeTV strore,等多条业务线均刚见雏形。

业内给予贾跃亭更多的是非议,而非掌声。他的乐视被人称为“妖股”,他发布超级电视时,被人戏称为“贾布斯”。他似乎做了一件不自量力的事,也可能是其树敌太多、激怒了传统产业的既得利益者。

“创新就是这样,人们会一直说你,直到你成功,就不太好意思说你了。”贾跃亭低调、温和、颇具包容性,却并不轻易认输。

“我们还是在创业阶段,刚刚开始。”他这样定位自己。

但此时他已坚定地认为,苹果公司是硬件思维,而自己创立的乐视是互联思维。这在互联改变世界的今天,显得比乔布斯时髦了几分。他还会补充强调,苹果业务与乐视生态相比少了内容和电子商务。

贾跃亭擅长在质疑声中走下去,亦擅长用自己的理想为自己打气。

逐浪者

六年前,当其2002年创办的西伯尔公司(为基础电信运营商提供电信解决方案)在新加坡上市时,贾跃亭曾被质疑为“煤老板”、官二代。后来人们失望地发现,贾跃亭不过是山西省垣曲县一名普通教师的儿子。

贾跃亭骨子里是个反传统的人。1973年出生的他,大学毕业后的份工作是,在垣曲县地方税务局任络技术管理员,但工作不到一年便辞职了。随后,贾跃亭担任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总经理,在此期间,他还尝试办过一所计算机培训学校。

他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看准机会就会扑上去。在中国电信运营商开建基站潮起时,他跳进去分得了一杯羹,帮着运营商建室内外无线络。但这笔不菲的进账并未满足其野心。

2003年他只身来到北京,决心为3G赌一把。并遇见了乐视现任COO刘弘,而刘当时只是一个跑工信部这条线的。“老贾一人背负数亿资产,却跟我一起住在紫竹院附近租的一间公寓里。”刘觉得,贾跃亭那时已有破釜沉舟的气魄。

贾跃亭当时的逻辑是,3G是趋势,那么在3G上做视频必然会有需求。但事与愿违的是,政府迟迟没有推进3G业务(直到2008年才发放3G牌照 )。2004年只好转做PC视频,这就是乐视。

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是,贾跃亭选择了正版长视频收费模式。彼时DVD产业正处于,站只能在盗版和免费的UGC(用户产生内容)之间游走。

贾跃亭的“破坏性”小试牛刀。他觉得,DVD厂家应该挺恨自己的,因为他让对方没饭吃了。2005年后相继成立的优酷、土豆、酷六亦认为乐视是一个不起眼的“臭虫”,坏了行规但掀不起大浪。直到2010年,乐视意外在国内A股上市,年净利润达7021.25万元。同年,优酷海外上市,但至今亏损。

易目唯执行董事包冉认为,较早的购买版权确实是乐视踩对的个点。乐视采购版权始于2005年,购买到版权之后再向其他视频站做分销,向自己的同行收版权费。2012年,乐视版权分销收入为5.55亿元,占总收入的47%。

随着爱奇艺、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的加入,原来一部二三十万的片子被炒到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此时,贾跃亭已跳到另一个岸上。

2010年乐视成立乐视TV事业部;2011年成为个推出乐视TV·云视频超清机的互联企业,同年成立乐视影业;2012年初,乐视开始建立自己的LeTV Store,并将TV事业部独立出来成立了乐视致新子公司(乐视电视、盒子、LeTV Store均在其中)。

贾跃亭又要开始讲故事了,而在这个新故事里,他将成为“众矢之的”。

朋友与“公敌”

贾跃亭跟在摄影师后面嘟囔着,“衣服有些缩水”,他姗姗然地仍去拍了照。他并不是一个不在意形象的人,但他认准一定要做的事情,就不会忌惮他人的眼光。

2012年9月19日,贾跃亭宣布乐视正式进军电视。第二天乐视股票便开始大跌,资本望风而逃。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所有高管亦战战兢兢,因为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一个人赞成做电视。乐视的每一步战略决定,都出自贾跃亭。乐视一位副总裁评价他,“果敢、能挺。”

乐视曾经历过56个人挤在一个只有120平方米办公室内办公的往事。乐视CTO负责人杨永强回忆称,2006年乐视曾一度陷入危机,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老贾拿出自己的钱填上。

贾跃亭为人谦和,除了在面对瑕疵产品时,便很难在他脸上找到怒意。乐视CFO杨丽杰跟随其多年,贾跃亭对她亦十分尊重。一位乐视员工告诉《财经》,有一次贾跃亭去找财务总监杨丽杰,杨正在处理业务,就让他在办公室外面等着,“他就真的站在那里不动,像个学生一样”。

2011年9月,创新工场合伙人邱浩与乐视接洽。邱次见到的是刘弘,但让他下定决心投资的则是与贾跃亭的会面。“我看见他备忘录里写满了乐视的规划、战略,像笔记一样。”邱浩觉得,他不缺钱,也见过娱乐世界的繁华,却还能静下心来认真的做一件事情,这很不容易。

但他绵里藏针。今年5月7日,乐视正式推出超级电视,他的这根针初露锋芒。虽然从硬件来看,乐视电视并无大的突破式创新,但在价格、内容和软件应用上有着颠覆传统的意义。

贾跃亭称,乐视卖的不但是电视,更是完整的生态系统,由于不靠硬件挣钱,所以在定价上,乐视60寸和40寸LED液晶电视价格仅为市场均价的一半左右,这让彩电厂家坐立不安。他们一面揶揄乐视,称其没有渠道,一面又紧急跟进这一价格,虽被迫降价,但无法将价格定到如此之低。因乐视采用了的夏普10代线面板技术,夏普整机厂便急忙站队,与乐视划清界限。贾跃亭在微博上回应道,“惊弓之鸟,自作多情”。

除对硬件厂家产生巨大的冲击外,乐视超级电视将会促使广电系相关业务进行产业升级。乐视电视开机后有三个桌面,个是普通的有线电视;第二个是乐视轮播频道,共有8档节目,全部由乐视自己提供,乐视目前拥有9万集电视剧、5000多部电影,乐视影业每年制作和发行近30部大片;第三个是Android桌面,如同智能一样,可随意在LeTVStore里下载应用,目前已有超过2000个应用。

乐视电视内容与广电系各电视台之间的关系亦很微妙。山东电视台台长吕芃曾在一次会议上感慨:“如果电视内容不能IP化,将来必将消亡。”乐视电视正加速这种消亡。6月19日乐视开放络预订,官方称:“卖掉1万台电视只用了49分钟”。

远在美国与乐视有相似之处的Netflix视频站,近日亦表示,有1/4的Netflix订阅用户取消了他们的付费电视。Netflix目前主要业务是给有线电视用户提供内容订阅服务,与乐视模式极为相似。

有广电系人士称,现在无论是大会小会,人们都开始讨论起乐视电视,对其多少有些恐惧。但贾跃亭认为,乐视生态模式是在广电“可管可控”政策范围内进行的,将会给广电业务带来创新和二次腾飞。广电研究报告指出,电视机开机率从70%迅速降到30%,更严重的是现在看电视的是老人和小孩。而乐视超级电视将会把主流用户重新拉回电视机前。这种思路会带给广电系更大的想象空间。

可贾跃亭的理想已渐次展开。底层是云视频平台和电子商务平台,负责分发内容及硬件产品,乐视任何产品都将坚定地走线上渠道;第二层是内容包括乐视影业、乐视采购及自制的版权节目;第三层是各种终端(即屏),是内容达到的载体;第四层是应用(即LeTV Store),如同智能一样,可以让电视成为互联生活的大屏延展。

“将来移动端的内容可能将不会收费,而电视大屏因可享受观影效果,会考虑收费。

乐视网贾跃亭知者无畏颠覆式创新

”贾跃亭称今后的业务将从生态系统高度考虑。

他认为,任何向供应商要钱(2B)的企业,受经济影响大,都会遇到增长的瓶颈,而向消费者收钱从理论上讲则没有天花板。因此,在视频广告业务之外,他加入了很多2C的业务,如电子商务、付费电视、硬件产品等。

这意味着,乐视将从阿里巴巴、腾讯等大生态平台中切出视频这一专业细分领域。亦如阿里巴巴一样,贾跃亭已发起了“CP2C”众筹营销模式(customer planning to customer,消费者发起订购邀约以及提出一些需求给厂家),开始预售电视。

至此,乐视的“敌人圈”已形成:彩电厂家、电视台、视频站,以及阿里巴巴、腾讯等试图做生态系统的互联公司。

贾跃亭并不认为自己树敌众多,“创新意味着重生,而不是摧毁。创新意味着机会,对老模式和传统既得利益者亦如此。”他这样对《财经》说。

贾跃亭在描述理想时,让人想起《不见不散》电影里,葛优在纸上一笔断开阿尔卑斯山脉引入暖流的样子。充满激情又有些不切实际。

敢赌

在机遇和风险之间,贾跃亭更看重前者。

从上市之前的Pre—IPO到上市之后的募资,乐视只筹得7.3亿元资金,这对于其想要达到“千万台销售,千万人参与,千万人研发”的生态系统相距太远。优酷至今已募集到七亿美金,而且其只干视频一件事情。

缺钱,成为乐视的基本状态。自2011年7月以来,贾跃亭已9次质押手中的限售股股票用于个人融资,质押的对象多为信托公司和证券资产管理公司。

截至2013年5月16日,贾跃亭累计质押股份151,900,000 股,占他持有乐视股份总数的77.61%,占公司总股本的36.34%。这意味着,如果乐视模式不成功,贾跃亭将失去乐视的控制权。

看重机遇的贾跃亭,其实一直走着“风险”的钢丝。并被业界称为“敢赌”之人。

不过,一向喜欢债权融资远离股权融资的贾跃亭,亦曾被认为是其控制欲作祟。他确实有三点顾虑:,土豆过早稀释股权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而美国同行Hulu也因股权状况的复杂传出被出售的传闻;第二,创业板股票增发再融资未开闸;第三,他更愿意将股权稀释给内部员工。

贾跃亭向《财经》表示,一旦再融资开闸,他将会稀释自己的少量股权,但不超过8%。“乐视致新随时可以融资,融资了有融资的做法,不融资也有不融资的做法”,但对于何时融资,他则认为应该在乐视电视销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

据贾跃亭和他的团队测算,目前乐视电视销售的利润水平为彩电行业平均的微利水平,如果算上研发及运营费用,则处于亏损状态。他预计,1年后电视盒子和超级电视总销量突破100万台,其中后者约达到30万台,盈亏平衡点亦将在那时到来。

乐视一位副总裁说,贾跃亭走路时喜欢迈大步子、甩大胳膊,是内心坦荡的一种表达。她亦表示,回头再看走过的路,乐视的每一次战略抉择都是对的。

贾跃亭对《财经》说,“乐视很小,又没有背景,必须比别人看得远,起步早,走得快。”

贾跃亭敢赌、敢冒风险,但每一步都有退路。他质押股份所得的资金为个人资金,全部用来投资乐视之外的乐视生态,乐视的现金流并不受影响。盈利状态良好的乐视,是贾跃亭的退路。而先前探路做乐视时,西伯尔是其保障。

目前,贾跃亭及其家庭成员持有乐视超50%的股份,这部分股份将在今年8月份解禁。以当前市值计算,贾跃亭如将未质押的22.39%股权全部减持,仍可提现20亿元左右。贾跃亭表示,出于对公司的信心,我宁愿去质押股票,也不会减持稀释股权。

企业家手里的资金永远紧缺的,只有那些将被时代淘汰的人手里才会握有大笔现金,因为他不知道机会在哪儿。

贾跃亭说,他现在仍是创业的心态,乐视朝着自己的宏伟蓝图才刚刚迈步。

在其不大的办公室里摆放着四台电视,三三两两的技术人员进进出出,他们经常会将此地当作临时会议室。贾跃亭亦没有踩着高跟鞋、张口就说英文的CFO。但这些并不影响他表达理想。他旁若无人地走着自己的路。

标签